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6|回复: 0
收起左侧

20180908 宗教在英语民主国家中的作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30 00: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 与译者交流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伊拉斯谟|相信上帝
宗教在英语民主国家中的作用
信仰可以塑造政治家,即使他们拒绝信仰

2018年9月8日

拯救

共享

给予
作者:ERASMUS

在澳大利亚,五旬节派传教士为他们的一位追随者成为政府首脑而欢欣鼓舞,并敦促人们为他在下一次大选中获胜而祈祷。

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执政的自由党内部经过权力斗争后于 8 月 24 日被选为总理。他是悉尼地平线五旬节派教会的虔诚信徒,该教会提供激情四射的布道和歌唱,并有说怪异方言的经历,这正是灵恩派基督教的特征。

这是英语民主国家政治生活中一个自相矛盾的事实的最新例证。选民们在对待试金石式的伦理问题上越来越世俗化和自由化。然而,在 21 世纪初,就像在 20 世纪初一样,那些非常虔诚或至少有宗教背景的人往往登上了最高层。


澳大利亚最近几任总理中,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曾接受过神职培训,陆克文(Kevin Rudd)有天主教背景,但后来热衷于英国圣公会。这与整个国家的趋势背道而驰:2016 年的人口普查显示,十年间自称没有宗教信仰的澳大利亚人从 19% 上升到 30%,而自认为是基督徒的人则从 64% 下降到 52%。最近的一位总理在她所处的时代更具代表性:朱莉娅-吉拉德(Julia Gillard),一位公开宣称的无神论者。

相比之下,在过去几年中,可以说澳大利亚的领导人比整个国家更加世俗化。一项研究指出,从1949年到1991年在任的九位总理中,没有一位是虔诚的基督徒。而现在,政治阶层的信仰似乎不成比例。

加拿大社会也出现了类似的世俗化趋势,2011 年无宗教信仰的人口占总人口的 24%,高于十年前的 16.5%,而自称基督徒的人口从 77% 下降到 67%。



然而,这并不妨碍一位虔诚的宗教政治家斯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从 2006 年到 2015 年担任总理。他是基督教与传教士联盟(Christian and Missionary Alliance)教会的成员,该教会强调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很有可能是由于不喜欢他的福音派风格,一些选民最终将他赶下台,转而支持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自由党。但很明显,强烈的宗教信仰并不是政治杀手;过去和现在,准备投票支持他的保守党的人远远多于赞同他的形而上学观点的人。

在更加世俗化的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是一位牧师的女儿,她本人也是一名教徒。最近的几任首相包括长老会牧师的儿子戈登-布朗和热衷于宗教但却反复无常的托尼-布莱尔。


但据观察,梅夫人更愿意讨论她父亲的宗教信仰,而不是她自己的宗教信仰;即使在谈到她的父亲时,她也会强调他服务的是整个社会,而不仅仅是基督徒。

这可能是因为她感觉到,在英国,就像在当今许多其他民主国家一样,选民们不喜欢公开或听起来排外的虔诚表现。布莱尔先生的顾问们常常因为他偶尔表明信仰而感到尴尬。


部分原因是他们知道自己代表的是少数派的风格,宗教色彩浓厚的掌权者在行使权力时往往相当谨慎。哈珀先生没有试图推翻同性婚姻,因为在他上任前不久同性婚姻已经合法化;他也没有推翻加拿大自由的堕胎制度。他的宗教信仰所带来的主要结果之一是坚定地支持以色列的外交政策。

在澳大利亚,莫里森先生的同事也一直强调,他无意将澳大利亚变成一个神权国家。在最近允许同性婚姻的议会投票中,他投了弃权票。但在即将举行的有关安乐死(即将在维多利亚州合法化)和堕胎(即将在昆士兰州合法化)的辩论中,他的信念将受到考验。

总的来说,加拿大前总理和澳大利亚现任总理都发现自己所领导的政党在敏感的伦理问题上有着广泛的意见。作为政治家,他们必须表现出对这些观点的理解。

所有这些都提出了一个问题,即美国是否是一个例外。在其他英语民主国家,政治家往往不得不淡化自己的宗教信仰。在美国白宫,有一位现任总统并不信教;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认为,培养福音派基督徒是他最忠实的支持者,这也是权宜之计。

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选民正在逐渐世俗化。现在仍然有相当一部分美国人不愿意投票给无神论者候选人,即使是一个综合素质不错的候选人。但这一比例正在下降。去年的一项研究发现,32%的美国人 "不太可能 "将选票投给无神论者(同样多的人对伊斯兰教有类似的反感),但只有20%的年轻选民(18-29岁)持有这种反无神论的观点。


因此,似乎可以想象,未来的白宫现任者,即使是共和党人,也不会再那么拘谨地不顾自己的感受去讨好信徒,或给自己留下虔诚的印象。

一个有趣的可能性是,受宗教影响的人在政治高层中的高发生率可能与他们的信仰内容或他们渴望实施的政策并无太大关系。想想看:无论信奉的是什么信仰,宗教都会为其信徒提供一个环境,让他们学会调节自己的生活、组织他人的活动、调集论据并传达激情。这些都是在政治舞台上发挥作用的技能。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多政界人士都曾受到宗教世界的熏陶,即使他们后来离开了宗教世界。新西兰总理雅辛塔-阿德恩(Jacinta Ardern)就是一个可能的例子,她从小就信奉摩门教,并在二十多岁时一直保持着这一信仰,直到她开始不喜欢该宗教关于同性恋的教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4-2-25 07:51 , Processed in 1.79822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