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精粹 查看内容

[2012.03.31] 难以忽视的真相

2012-4-3 17:37|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23519| 评论: 10|原作者: 乌龙水草

摘要: 在法国,安全警报已经拉响。然而一涉及到经济危机问题,却仍如坠梦中
法国大选

难以忽视的真相


在法国,安全警报已经拉响。然而一涉及到经济危机问题,却仍如坠梦中

Mar 31st 2012 | PARIS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在法国城市图卢兹(Toulouse)发生恐怖枪击事件一周后,各位总统候选人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拉票活动,他们都少了几分辛辣的作风,全部以悲伤的面孔示人。尽管如此,重新开始竞选活动还是免不了具有荒诞的意味,与人们新进对安全问题的关心格格不入。法国经济即将面临危机,各位总统候选人却对此视而不见。



法国是欧元区内继德国之后的第二大经济体,其国家财政面临危机,这一事实十分令人尴尬。目前法国政府债务规模已经达到了GDP的56%(见图表1),而经合组织(OECD)的平均借债率为43.3%:甚至比瑞典的借债率还要高。多年来,法国人得到的都是瑞典式的社会服务模式、收益和安全保障,然而法国却没有创造出足够的财富来为这些福利充当后盾。

如今的法国没有任何改变,仿佛其与瑞典或者德国拥有同等的国家财政规模。但事实上,法国与西班牙同病相怜。虽然法国和德国的政府债务规模相似,都超过了GDP的80%以上,但是德国的债务规模正在逐步缩减, 而法国债务率却超过了90%,并且还在不断增加。出于对高债务率和低增长率的担心,某评级公司已经取消了法国3A信用评级。法国国家审计署(The Cour des Comptes)审计员警告说,除非今明两年能做出“艰难的决定”,大幅削减支出,否则到2015或者2016年,政府债务规模将与GDP持平。法国国家审计法院(Cour des Comptes)负责人为前社会主义众议员Didier Migaud。



问题追根溯源还在于过去十年里法国的竞争力日益萎靡。2000年时,法国劳动力小时工资比其主要贸易伙伴德国低8%,而现在却要高出10%(见图表2)。法国出口萎靡不振,而德国的出口业却蓬勃发展。在法国,每个雇员要支付比德国高出两倍的社会负担费用。法国的失业率为10%,而德国失业率为5.8%,且近30年来从未降到7%以下。

法国竞争力的缺失提醒我们注意社会契约的难题。任何人都有权在经济繁荣时享受优质服务,在经济低迷时,政府也能够慷慨解囊,为他们建立一张安全网,这是法国人崇尚的观点。只是在解决疾病,失业,未成年人群和老年人群等方面,究竟法国可以为他的国民提供什么样的救助规模?法国拥有数量众多的专区、省、大区和中央政府,每千人中就有90名公务员(德国为50人),法国如何证明他们规模如此庞大的公共管理方法行之有效?法国如何减轻包括个人所得税在内的税负,从而鼓励企业发展,带动就业增加?

简单来说,法国现在正在面临着艰苦的选择,同样的选择前德国总理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2000年初也遇到过,而瑞典在20世纪90年代同样遭此境遇,当时瑞典社会体系因无法持续发展而瓦解。欧洲经济危机促使证券市场一改原本的松散经济管理方式,采取严格的管理模式,在这种情况下,法国就更迫切地要做出艰难的选择,同时难度也大幅增加。4月22日和5月6日将举行两轮总统选举,胜出者都将面临选择。如果当选总统不能大幅度削减赤字,将会对市场造成恶虐影响,同时法国也将成为新一轮欧洲危机的暴风眼。若是采用全盘加税或者削减支出的方式来降低赤字,选民可没有耐心等那么长远。

“欧洲真正的威胁不在希腊而在法国。”一位法国金融大亨如是说。评论家尼古拉斯•巴维莱兹(Nicolas Baverez)在2003年出版的畅销书中预测法国即将出现债务危机,他认为“我相信欧洲下一轮危机的中心非法国莫属。”

然而各位总统候选人却很狡黠的对经济问题避而不谈。在没有受到图卢兹恐怖枪击事件干扰之前,竞选活动关注的都是屠宰场合法化、移民和税收外流等问题,严峻的经济问题则被抛诸脑后。现任总理、戴高乐主义者萨科奇(Nicolas Sarkozy)和他的竞选对手社会主义党人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都以削减赤字为卖点,发誓要把法国明年的预算赤字降低到GDP的3%,却都没有承诺要通过大幅降低支出来达到削减赤字的目的。



这两位热门候选人希望通过加税的方式来平衡收支。萨科奇任内已经提高了公司税和个人所得税,现在他表示要向那些为避税而离开法国的人征税。奥朗德承诺,向收入超过一百万欧元(130万美元)的阶层每年征收75%的最高个人所得税,这就是说,加上社会负担费用,收入的九成以上要用来缴税。同时还要提高年度财富税,每年向拥有资产总值超过130万欧元的人群征税,税收红利也将水涨船高。他还立誓要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新增6万个教师职位,把那些少小便开始工作的人群的退休年龄降低到60岁,而且还会就欧洲财政紧缩条约“重新进行磋商”,欧洲财政条约费尽周折方才达成,其目的旨在有效地管理预算.

这样一场明显偏离正轨的选举,法国要如何掌控?不论哪位候选人当选,在应对即将来临的经济危机时,生机又何在?

平行的宇宙


能源服务公司施耐德电气(Schneider Electric)1836年在法国勃艮成立,去年夏天,该公司首席执行官Jean-Pascal Tricoire来到香港,负责施耐德在亚洲的业务,他带走了两名高管,其他人也尾随而至。他们成为了法国人特别是法国企业家移居香港新热潮中的一员。施耐德的总部仍设在法国,也同样向法国政府交税。不过,近日来法国地区的年营业额只占总营业额的8%,他们看重的是法国以外的其他国家。

和施耐德这样一流法国公司的管理者谈过之后,发现他们都具有全球性的的视角。他们关注巴西和中国,一贯注意这些国家的国际竞争力。法国拥有的世界500强企业要比其他欧洲国家多,从保险业(安盛集团)到化妆品行业(欧莱雅),法国几乎在每个行业内都有世界性的领导者。这些公司非常了解75%的最高个税税率将会产生怎样的毁灭性后果。一位老总说“这是一场灭顶之灾”,另一位老总称其为“彻头彻尾的疯狂提议”。



不过普通法国老百姓却异常针对这些大公司,对全球化的市场也颇为反感,虽然正是这些市场推动法国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据民调公司Globescan发起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31%的法国人认为自由的市场经济是最好的经济体制(见图表3),而过去十年的调查结果显示,法国人一直是最不信任资本主义的人群。正是法国在2005给欧盟宪法草案投了反对票,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在于担心波兰水暖工会仗着单一市场规则涌入法国。也正是法国曾出版过一本名为《去全球化》的畅销书。

法国人生活在这种民族矛盾当中:一边享受着跨国公司带来的财富和工作,一边不忘对创造这些公司的体制指指点点,因为政府精英和传媒告诉他们,他们是全球市场的受害者。贸易工会会员搭飞机的时间要比商人多得多。不断有人告诉法国人,银行行事不计后果,不假思索就发放贷款,金融投机商人肆无忌惮,再加上那些“盎格鲁-撒克逊”的信用评级机构,这些都是使他们无辜受害的罪魁祸首。萨克奇曾呼吁资本主义应该朝着 “高风亮节”的方向发展,从而阻止这些胡作非为的行为不再发生。奥朗德表示,他的“对手就是金融界”。几乎没有政治家愿意指出,问题很大程度上在于债务过重,而这些债务正是历任法国政府数十年来日积月累的结果。这是为什么?

答案是信念有之,心计亦有之。在法国,不过是右派还是左派,除非受到胁迫,否则他们都从未抱着有利市场运作的想法。萨克奇偶尔会产生一些自由主义的冲动,但是他出身于戴高乐主义家族,他的家族绝大程度上对自由主义持否定态度。现如今的大多数社会党领导人初涉政坛时都在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手下工作过(奥朗德曾是密特朗任总统时的工作人员),相比创造财富,令社会党坐卧不安的依然还是再分配问题。启动选举活动之时,奥朗德曾说“平等是法国之魂”。自由党候选人在法国并不吃香,十年前,阿莱恩•梅德琳(Alain Madelin)是该党最有希望在总统大选中获胜的候选人,但他的得票率只有3.9%。

危险的对话

现今的大选充斥着这些问题。两位热门候选人既不去直面这些问题,也不会让法国脱离欧盟这个温柔乡,他们只会迎合大众。巴黎北部维勒班特(Villepinte)地区召开巨头会议时,萨克奇抨击欧洲贸易规则,称其导致了“激烈”的竞争,并且提出如果非欧盟贸易伙伴不开放市场,就要实行欧洲购买法案来实现政府采购,并且以法国退出申根免签证区相威胁,要求申根成员国采取更多措施控制非成员国移民数量。匈牙利籍移民的后代走带肮脏的街道上,会说法国的“外国人太多了”,这很明显并非讽刺之语。这样做的目的在于平息法国选民焦躁的情绪,他们认为欧盟并没有做到保护他们免受别国竞争。

当然萨科奇可以实施一些行之有效的自由化改革,比如把退休年龄从60岁上调至62岁,给予大学自主权等等。萨科奇过去曾指出,雇员社会费用负担过重,致使新增就业机会下降,此前他还做过这方面的政策调整。某些政治家曾经反对法国“从未停止打击创新,为难成功者”,而现在他们却主张向富人加税,利用各种机会打压那些大企业家和银行家。

上述这些都要讲究策略。在法国,候选人在第一轮选举(相当于美国的初选)中都力图获得更多的选票,稳固根基,然后再决定性选举中一决胜负。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是萨科奇的竞选对手之一,民调结果显示这位来自极右势力的法国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候选人名列3-4名,也就是说在第一轮选举中或将获得16-18%的选票,而萨科奇和奥朗德则分获28%的选票。然而马琳的父亲简-马琳(Jean-Marie)却是一位所有人都无法忘记的人物,在2002年大选第二轮中,他击败了社会党取得了优势。这位聒噪的勒庞女士一改其党派暴力的形象,但却不会再现他父亲当年的辉煌成绩。她进行了多场选举辩论,呼吁退出欧盟,在法国重新兴起工业化改革,限制伊斯兰进一步发展。

奥朗德同样面临左翼人士的挑战。作为一名温和派,奥朗德承诺要实施平衡预算法案,并费尽心思的打压以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为代表的强硬左派人士。梅朗雄曾是托派成员,前社会党参议员,现在以共产党身份参加选举。在近日于巴士底狱举行的一次集会中,梅朗雄以夸张的言语呼吁“民众起义”推翻“旧制度”。他表示将为60岁人群提供足额养老金,最低工资上调20%,最高年薪不得超过36万欧元。凭借激情澎湃的演讲,再加上粗暴的态度,梅朗雄成为总统选举的热门候选人。超过十分之一的法国民众表示将投票给梅朗雄。

尽管大部分持此种态度的选民会在第二轮的选举中改投奥朗德,近日民调结果显示梅朗雄正在吸引那些奥朗德的选民改投选票,这或将使奥朗德失去问鼎总统的良机。他强烈抨击金融业和富翁,计划实行金融交易新税种,废除股票期权,将最高个税税率定在75%,他还批评那些新兴富豪是“贪得无厌并且傲慢自大”。

解读候选人

很多法国评论家认为这些不过是在摆摆政治姿态罢了。事实上,这两位总统热门候选人的助手表示,这两位热门人选都清楚什么才是生死攸关的问题。社会党智囊团Terra Nova主任Olivier Ferrand表示,75%的最高税率不过是一种象征性的手段:就连奥朗德也不得不承认,就算实行这一最高税率,也不会大幅增加政府收入。Ferrand最后坚称:“社会党是一个现代化的政党,并且十分清楚法国需要提高竞争力,降低赤字。”

奥朗德天性乐观,2月份当他抵达伦敦发表英文讲话时,他表示他并非处于一个岌岌可危的位置。他指派皮埃尔•莫斯科维奇(Pierre Moscovici) 和玛纽尔•沃尔斯(Manuel Valls)负责他的竞选活动,此二人曾和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关系密切,卡恩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因性丑闻而退出总统竞选。一旦大权在握,法国社会党或许会出尔反尔。社会党籍法国总理乔斯班(Lionel Jospin)1997-2002任期间,在财政部长卡恩的协助下,实现私有化的法国公司数量要比历任政府实现私有化数量加起来还多。在出发前往伦敦之前,奥朗德回忆道“我们实现了经济自由化,把金融业和私有化引入市场。”


遗忘的春天

要某些选民接受候选人无法兑现全部承诺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举例来说,如果奥朗德当选总统,上任伊始便会宣布“我们核查了公共账户,很遗憾,根本没有钱来实现我的承诺。”那么将会引发严重的信任危机。为了避免危机发生,新任总统至少要兑现某些尚不成熟的承诺,即便只是在摆政治姿态也在所不惜。社会党上次摆出的这类政治姿态是实现每周35小时工作制。

要弄清楚萨科齐的施政策略并非易事。那些不受欢迎的修辞方式不见了,但是他的很多话毫无诚意可言。比如说,他提到正在进行申根审核,将允许成员在某些情况下限制自由行动。此外,他还提出要对海外的法国人按照美式税率征税,但是只针对那些为避税而移居国外的法国人,而这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或许他本人对此心知肚明,所以并不打算采取实际行动。事实上,萨科齐的朋友们都说,如果连任,他会成为一名改革派总统。“萨科齐以“实现德国式改革“为口号,宣告启动竞选活动。”一位顾问介绍道,“但是他发现这样说根本毫无胜算,因为这一口号不得人心,于是他只好改用右翼平民主义模式。”这位顾问还说道:“在办公室里,他将是一名非常积极的改革派总统。”

在一片含糊其辞声中,中间主义者弗朗索瓦•贝鲁(François Bayrou)是一位始终坚持减少债务和支出的候选人。他多次参加总统竞选,背后没有党派支持,平常他会在他的农场里驾驶拖拉机耕种,每隔五年便来到巴黎参加竞选。贝鲁不是自由主义者,他呼吁农产品买卖实行“公平价格”,提议工会在公司董事会中享有投票权。他承诺至少削减支出500亿欧元(并且增加500亿欧元的税收,其中包括把最高个税从现行的44%提高到50%)。他认为奥朗德提出的75%的税率完全“不切实际”,并且对现在的政治辩论水平嗤之以鼻。“我们并不是在就法国的未来而提问,”贝鲁说道,“要是某个国家无法处理这些问题,就要有大麻烦了。”目前选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贝鲁的支持率没有超过梅朗雄,他的支持率已经达到了12-13%。

空许诺言

综上所述,选民只能去分辨每一位候选人的话中究竟有几分可信度。这两位热门人选为了确保他们的政治地位,很可能会把某些愚不可及的设想付诸行动。那么结果将会是毁灭性的。2007年,在结束了艰难的移民谈判之后,萨科奇设立了国家身份验证部门,此举引发众多非议,随后只好取消了这个部门。英国把最高个税税率从50%降到了45%,那么,奥朗德总统会执行他的75%的最高税率吗,这样做将会向国际社会传达一个不合时宜的信息,即法国如何苛刻那些富翁,就像多年来35小时工作制给法国带来的恶略影响一样。踌躇满志的法国企业家从奥朗德的总体税收政策中学到,他们最好到别的地方建功立业。

无论哪位候选人将在5月6日的大选中获胜,为了应对敏感的股票市场和可能出现的经济危机,都需要采取措施大幅度削减赤字,这么说虽然令人难堪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如果萨科奇当选总统,虽然他曾承诺过不让法国人遭受紧缩政策带来的影响,但他还是需要提出新的方式来降低预算。若奥朗德当选,就不得不推迟执行或者取消某些支出方面的承诺。此外,若奥朗德坚持说服德国总理默克尔重审欧盟财政紧缩协议,那么他将体会到德国式的固执是何滋味。无论谁获胜,结果都会给法国造成冲击,而这两位候选人均对此欠缺深谋远虑。

Fro m the print edition | Briefing

感谢译者 乌龙水草 点击此处阅读双语版

23

鲜花
2

握手
1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掘金者xx号 2012-4-3 21:50
75%的个税??让人怎么活?成了国家的挣钱机器了
引用 曼昆的记忆 2012-4-3 22:07
其实不多。。
引用 柳橙汁与绿茶 2012-4-6 15:51
太厉害了!
引用 遥云君 2012-4-7 16:20
引用 846889088 2012-4-8 12:48
支持一下!
引用 be-nice 2012-4-9 08:41
形势很不乐观呀、
引用 xwj荣誉出品 2012-4-9 11:52
文章好长...楼主辛苦了..
不过有几个错误:
1.现任总理、戴高乐主义者萨科奇(Nicolas Sarkozy)和他的竞选对手社会主义党人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都以削减赤字为卖点,发誓要把法国明年的预算赤字降低到GDP的3%,却都没有承诺要通过大幅降低支出来达到削减赤字的目的。
萨科齐是现任总统而不是总理
2.法国的失业率为10%,而德国失业率为5.8%,且近30年来从未降到7%以下。
这句话的语序得调整一下,不然容易产生歧义,即德国的失业率在20年来从未降到7%一下。你可以这样改:相对于德国的失业率为5.8%,法国的失业率为10%,且近30年来从未降到7%以下。

然后,我觉得楼主的翻译有些地方很出彩,句子都能翻译明白,可是很多表达并不符合中文的表达习惯,就是说,翻译味很重。
当然,这不是在责怪楼主。楼主继续加油!!
引用 abraham.sword 2012-4-9 15:02
可能有一个意译问题吧, Mr Bayrou’s numbers are no better than Mr Mélenchon’s, which have surged to 12-13%。这里的surged的本意是波动,结合上文the voters do not seem to care for this message,可能是说明bayrou先生具有较高的媒体关注度但事实上的得票似乎不容乐观。可能把译文改成“贝鲁的支持率没有超过梅朗雄,他的支持率已经在波动中变为(或意译为下滑或下行)12-13%”会好一点。
引用 点钟方向 2012-4-13 09:14
不好意思 本人新到菜鸟 想知道原文链接在哪里啊?
引用 dutianyu 2012-4-14 01:16
SPENDING 应该翻译成支出而不是债务吧

查看全部评论(10)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0-2-28 23:05 , Processed in 0.08741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