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国际 查看内容

[2012.03.10]末日大地窑,窑藏万千粮种

2012-3-11 08:35|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9041| 评论: 0|原作者: clover_h

摘要: 基因库是为保存农作物多样性的迟来努力;但是,作物的自然界原地保护仍然不可缺少
农业生物多样性

末日大地窑,窑藏万千粮种

基因库是为保存农作物多样性的迟来努力;但是,作物的自然界原地保护仍然不可缺少

Mar 10th 2012 | LONGYEARBYEN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2012 年3月10日


未命名.jpg

二月二十八日,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地窖的钢铁大门沉沉锁上,把北极的咆哮狂风挡在外面,将那一吨新来的种子密封保护起来。这一批种子有二万五千个品种,分别来自美国、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塔吉克斯坦、亚美尼亚和叙利亚。其中,最受地窖的美国建筑师凯利•福勒欢迎的,是叙利亚的鹰嘴豆和蚕豆。

斯瓦尔巴地窖于2008年启用,是全球1750个保存农作物生物多样性的种子库、仓库的后援。其用途有以为证,比如,菲律宾国家种子库六年前惨遭洪水洗劫,今年一月又遇火灾;比如这几年来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种子库已被战火烧尽;又比如,如果叙利亚的战火烧到了阿勒波市该国最富裕的仓库,那还得仰仗斯瓦尔巴地窑减少物种的损失。因为叙利亚七十五万种种子,有十一万种已经在斯瓦尔巴备好份了。福勒先生看着新来的这批收藏,说,“看到这些,我想啊,谢天谢地,它们可算安全了。”

该地窑座落在全球最北的居民点朗伊尔城的村庄外面,由两个气闸保护着,地窑里面是深入挪威北极岛群冻土层里160米的隧道。这里恒温零下十八摄氏度,处于非常严密的防灾戒备状态。福勒先生说,如果停电,这座冰窟需要两百年时间才能回复到冰点零度。他还颇有兴致地告诉我们,这地窑隧道口的内凹设计使它能防御导弹攻击。这些防范措施,让人给这座地窑起了个颇有意思的别名:末日大地窑。

福勒先生受挪威政府、北欧基因库协会、以及国际性组织全球农作物多样性信托基金委托,管理这座地窑。他估计,这地窑的贮存量,占全世界农作物生物多样性贮存的三分之二左右。另外,为扩充容量,挪威政府提供五千万美元资金,让他尽快开展项目收集许多农作物野生祖先的种子。

种子生意

大多数种子库都是创建于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当时主要是由于使用杂交品种,全球范围的粮食产量得到了很大的增长,杂交品种的使用被誉为“绿色革命”。由于农民开始放弃过去数百年里当地培育出的种子,使用新的杂交种子,那么大量的农业生物品种多样性就要流失,正是基于这一点认识,人们才开始建设种子库,贮存农作物各品种的种子。

今天,物种流失仍在进行,但其范围却没有得到很好的记录。与人类关系不那么密切的物种的流失,得到了比人类带赖以为食的基因材料的流失更多更好的研究。可是,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估计,以有命名的作物品种为基础,75%的作物生物多样性已经在田间消失了。据说一百年前,印度的耕地上有着十万种以上的水稻品种,可如今只剩几千种了。美州大陆上曾经有着五千来个苹果的品种,如今也只有几百种了。这样的估计可能还是低估了生物多样性流失的严重性,因为传统的一个物种品种,可能还包含着许多种变种。

很难对这一损失做出量化,因为其长期的危害性更为巨大。农作物生物多样性是对未来可能发生的病虫害、气候变化等重大灾害最好的防卫。这就是为什么,植物育种家,不管是贫穷的小农,还是全球最大的生物科技公司,或基因改造生物的大师,都在经常通过收集罕见的品种,不断地扩大基因容量。

约翰•索珀是化工产业巨头杜邦公司的种子分支育种先锋(Pioneer Hi-Bred )农作物基因研究所的主任,他说,“如果我们在开发基因改造生物的时,忽视了保存基因多样性,那么,万一有一天遇到某种病虫害,可能会让所有基因改良的物种面临被灭绝的危险。”他说,公司从其贮存的美州野生向日葵种子里提取到一些基因,以应付南欧寄生植物肉纵蓉对作物的危害。公司也有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最近在寒冷的加拿大西部开设了一家研究机构,试图改进当地玉米和大豆品种,那些品种目前并未在当地进行商业化种植,但若气候变暖,就可以适应当地的生长条件。

然而,我们并不能依靠生物技术公司来保护农作物生物多样性。因为公司的基因库太小了,主要集中在一些商业作物上。公司追逐利润的本质也使其不一定能加入保障人类食物提供的伟大事业来。所以,最近就有人要求建立国家基因库,也因此才有了斯瓦尔巴大地窑的诞生。

令人振奋的是,这项工程体现了国际的合作,在大地窑结冰的密室里,来自朝鲜的种子被装了棕着的木头箱子,与韩国、刚果、孟加拉国、秘鲁的种子并列陈列着。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基因库都很简陋,也没有好好管理。细想这些危害,福勒先生警告说,“也许,只因为一碗粥,一千年的农业行为会消失在一夜之间。”

能不能,就让这些种子 碌碌无为地躺在大地窑

然而,种子库并不是保存物种多样性的唯一途径,种子还需要保存在田间。因为,种子库几乎不能保存无种子的作物,如木薯,香蕉,以及其它一些水果和一些浆果类植物。种子库也几乎没有记录种子的相关习性,这些知识与种子本身一样重要。与种子库不同,自然界它一点也不僵化,它千变万化,有很强的适应性,就比如过去十五年里,在西非,由于雨季缩短了,传统高粱品种的生长周期竟然也随之变化,缩短了两周。管理这种适应性,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它在自然里,任其生长。

农民抛弃旧日物种,这可以理解,新品种确实产量更高,不必追加肥料和其它生产技术的投入,产量提高了21-43%。因为种植者追求新杂交品种的潮流,所以种子库就得担负起保存原有品种的责任。但还有个解决方法,就是在土地利用规划时做一些巨大的改进,鼓励处于战略地点的农民留一小块地种植传统品种,这也是许多气候相关问题的解决方法。其措施包括让传统蔬菜谷物品种有一些小市场,甚至,但尼泊尔一样,举办全国性的收获节,其政府通常为种植品种最多的农民提供奖励。

可是比起将种子放在用挪威纳税人的钱建造起来的地窑里,这些措施都太无趣太麻烦了。所以,很遗憾,很少有国家采取这些措施。如果全世界都好好地在耕地里保存农作物品种多样性,那么,末日大地窑也就等不到“末日”的来临了。

感谢译者 clover_h 点击此处阅读双语版

9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0-10-21 10:12 , Processed in 0.05836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