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国际 查看内容

[2011.05.05] 土地掠夺进行时

2011-5-12 06:52| 发布者: Somers| 查看: 5772| 评论: 3|原作者: chinazhangjiale

摘要: 贫穷国家耕地被收购的证据正在积累
土地交易的激增

土地掠夺进行时


贫穷国家耕地被收购的证据正在积累

063 International - The surge in land deals.mp3
May 5th 2011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 International


在塞拉利昂中部的马克尼(Makeni),那里有农民正在合同上按手印。在得到承诺2000个工作机会和保证(水稻生长的湿地)不会被抽干水的前提下,他们与瑞士一家公司签证了3万公顷土地50年的租赁协议,让其在这片土地上为欧洲种植生物燃料。三年后,新的工作只有50个,灌溉毁了bolis,康奈尔大学的Elisa Da Vià说,在那里“以牺牲当地村落的社会,环境和经济为代价”来发展的模式已经来到了。

类似的交易第一次引起世界性的关注是在2009年,引用一个当年发表的研究就是,还不清楚它们是“土地掠夺还是发展机遇”。支持者们声称他们会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地方带来种子,技术和资金。批评者们——例如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的负责人则是声称这是一种“新殖民主义”。不过还没有人有确切来证据来支持他们的观点。现在则不一样了。两年后,苏塞克斯大学的发展研究所(IDS)的一个会议,也是迄今此类中的最大的会议上,审查了100个土地交易。大多数的判断是是确凿.

土地掠夺已经在惊人地扩张。由非政府组织——国际土地联盟先前做研究表明,有近8000万公顷的土地曾经遇到类似与外国投资者谈判的经历,在非洲这个比例超过一半(看表)。这个数字比世界银行先前的估计还要高,世界银行一年前声称,外国投资者感兴趣的土地达到了5700万公顷。这仍然比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IFPRI)在2009年发布的数字还要高,当时的估计有1500万到2000万公顷。如果从此数字中就可以推出土地交易已经增长了四倍也是不准确的。因为大多数的交易都是秘密进行的,对于这些交易进行统计很困难,并且这些数字都是指的不同时期。


不过当每次有人看到这种现象时,这时的数字就是早期估计的两倍了。这也明显的表明总体的范围非常大:8000万公顷,这比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耕地总面积之和还要多。土地交易还在持续,并很有可能加剧。今年南苏丹有超过十分之一的土地已经被租用了——甚至在这个国家正式独立之前就发生了[1]。一个名叫GRAIN的游说团体声称,它已经看到有关允许沙特商业集团控制塞内加尔70%水稻种植面积的提议了。

不仅地坛交易的规模不明朗,并且他们的合同基础也经常是这样。很少有合同公之于众,因此其中的细节也不为人知。环境与发展国际研究所的Lorenzo Cotula对12个土地交易的调查表明,有许多交易“有不可告人的目的”。Cotula说,双方的权利和义务通常非常模糊,而传统的土地使用权利却经常被忽略掉。就像当一家英国公司何时来坦桑尼亚收购森林权时,一个农民问的那样:“我们的土地是怎么被卖掉的?”

即使在合同签订之后,也不能保证土地交易按照合同如期进行。一项由世界银行的调查显示,在埃塞俄比亚的阿姆哈拉地区,46个项目中只有16个按照预定的计划在进行(其余的土地进行休耕或者是被小农又租回去)。在莫桑比克,只有一半的项目按计划进行。

不过,一些结果看起来似乎得到了证实。当土地交易首次提出时,他们就说会给东道国提供加上大好处:更多的就业机会,新技术,更好的基础设施和额外的税收。这些承诺都没有得到履行。

当地人通常认为这些中最重要的就是工作。不过到目前为止,他们还很少有工作的机会,部分原因是因为有许多项目还没有开始启动和运行。在莫桑比克,世界银行发现,一个项目承诺2650个工作机会,但仅仅产生了35-40全职职位。Thea Hilhorst做了在贝宁,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的99个小的项目的调查,结果显示“几乎没有任何”创造任何农村的就业机会。Cotula研究了公开的一些合同,只有一个合同详细说明了创造新工作机会的数目。按照世界银行的说法,如果有就业岗位,外国投资者经常会引入外界的工作人员来填充这些岗位,这会导致“冲突或者欺诈的指控”。其中就有一个项目经理因为工作的争论而丧生。

对于技术和技能的转移证据是复杂的。Hilhorst发现虽然食品加工商和分销商们更加紧密的联系可能会有些作用,但对于农业,几乎没有促进产生更专业的技能。世界银行的研究指出,乌克兰和墨西哥的技术改进已经减少了农村的外迁(虽然这个结果很惊人:你或许会认为新的节约劳动力的技术会促使失业的农民离开土地)。Cotula关于土地交易合同的研究表明,外国投资者乐意与当地的农民进行物质或思想的交流的例子几乎没有。与此同时,掠夺土地的外国人似乎将他们自己孤立了起来,切断了与贫穷农村的联系。

掠夺,而非给予

有些项目的经营者做得比较好,建立了新的学校,医院和其他的“社会基础设施”。马达加斯加或许是一个惊人的例子,它目睹了也许是所有土地掠夺中最为臭名昭著的一幕:一家韩国的公司租用了这个国家一半的耕地——这个计划激发了当地的抗议,结果最终导致推翻了政府已经批准的项目。两年后,一家名叫CIRAD的法国研究机构的Perrine Burnod发现这个岛上的土地交易数字下降了三分之二。那些仍然留下的项目也开始变得更像援助项目,投资者们承诺会修建学校和医院。在得到不到资金短缺的中央政府支持的情况下,当地的市长对这种投资者的资金援助非常欢迎。

这毕竟不是典型案例。大部分的土地交易很少或者说不是以公众为目的的。因为在非洲土地市场发展很不完善,另外政府很软弱,租金非常便宜:在埃塞俄比亚每公顷每年的租金是2美元;在利比里亚是5美元。税收和免租期很常见。事实上,对于投资者们比当地的小农户交更少的税并不罕见。另外对于当地农民进行土地使用权的前期补偿非常廉价:通常只有几个月的收入就可以换取100年的租期。

“与这样投资相关的风险很大,”世界银行推断说,“在众多情况下,公共机构并不能处理这样激增的需要……土地的获取经常掠夺当地的人民,尤其是他们脆弱的权利……如果进行协商,也非常肤浅……另外,当地的环境和社会保障经常被普遍地忽略掉。”

那么,为什么土地交易如此流行?这非常容易回答:供需两旺。大的投资者通常是那些资本输出国,它们很担心如何养活本国的人民。四年以来,食品价格的暴涨已经动摇了它们在世界市场上的自信。因此,他们就通过购买海外的耕地来寻求粮食的供应。目前中国是最大的投资者,购买或租赁的是其他人的两倍。

在土地交易的扩张中,地方精英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苏黎世大学的Martina Locher描述了在坦桑尼亚的一个项目,“当地的民众很少有诉诸法律来维护他们土地权利的意识(或者说就没有)。”相比之下,她写道,“国家的法律主要代表了地区的官员,他们享受着当地民众很高的尊重。”

接着就是腐败。Hilhorst女士描述说,许多西非的“土地掠夺者”就是当地的政客,公务员和其他城市的精英,他们用摩托车作为礼物来贿赂当地的酋长。威斯康星麦迪逊分校的Madeleine Fairbairn认为,在莫桑比克,一个非正式的瓜分已经兴起。地方大佬用他们的威信来获取“便利费”,同时国家的领导人操纵着法律,推动(或阻碍)着对他们和其支持者有利项目的进行。

许多在开发的项目都是以这种方式来运作的。造成土地掠夺不正常的掠夺是由当地高层次的腐败和低层次的利益组合造成的。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报告的作者之一Ruth Meinzen-Dick说,在2009年,这种情况的成本和收益非常不清楚。现在她认为证明责任已经转移了,这取决于土地交易的支持者,以证明他们自己的做法。目前,他们很少有宝贵的例子来指向这一点儿。

* Papers and presentations available at http://www.future-agricultures.org/index.php †“Rising Global Interest in Farmland”, World Bank, 2010.
* 有关的文章和介绍都在这个链接上:http://www.future-agricultures.org/index.php:世界银行,2010年,“全球农田利益的崛起”

注:
[1]南苏丹:苏丹地方近段时间正在分裂,南方可能与北方分裂,独立成为一个国家。

[2] the burden of evidence:证明责任,英美法系采取辩论主义,证明责任基本上实行民事诉讼的规则,即:当事人双方,“谁主张,谁举证”。首先是控诉人负有义务提出证据,证明被告人有罪。法官、陪审官对控诉人所举证据有怀疑或认为不充分时,即宣告被告人无罪。但被告人在反驳控诉的情况下,证明责任就转移到他身上。例如,被告人若辩解自己生理上、精神上不健全,没有犯罪行为能力;发生犯罪时自己不在现场;自己的行为当时是在别人威逼下进行的;自己的行为是合法的职权行为;否认占有的被盗赃物是偷来的,等等,则被告人必须提出证据加以证明。如果提不出无罪证据,就推断该罪行是存在的。


本文由译者 chinazhangjiale 提供 点击此处阅读双语版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王晓琳 2011-5-12 13:08
引用 minigames 2011-5-12 18:08
bolis 加在(水稻生长的湿地)前面? 应该是当地用语,既然后面使用了,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也加上比较好?

Most judgments are damning 目前很多看法是非常不利的。
damning:very unfavourable 非常不利的
judgment:an opinion that you form, especially after thinking carefully about something


“not to be fit for purpose" 与购买时的目的不相配?
我觉得可能是又被转租,或者套利之类的了?“不可告人”有点模糊不清,程度太重的感觉...

这和下面一句的意思的说得通:

As one farmer asked when a British company acquired forestry rights in Tanzania: “How come others are selling our land"
应该是 就像一位当地农民询问英国公司何时收购了坦桑尼亚的森林权时问到的那样:“为何其他人在卖我们的土地?”

其实还有一点,就是标题...我觉得有点突出对比 外来人在剥夺当地人的土地的意思,仅供参考哈

Still, some conclusions seem warranted
但是,一些结论(是指上文专家说不利外国公司的结论?)似乎得到了证实。

low level of knowledge [and cannot] defend their land rights.”

没有知识(而且也不能)维护他们的土地权利
知不知道也许和能不能够是两码事。。。。我们的天朝一样

Local bigwigs use their influence to get “facilitation fees”,“便利费”
似乎有点陌生,或者说清楚:为外国公司提供便利,获得好处费


嗯,水平有限,个人意见
中文遣词方面,有一两个字可以商榷……不过我就不献丑了
引用 qazcvbplm 2011-5-17 16:01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21世纪的圈地运动!!

查看全部评论(3)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0-10-21 10:13 , Processed in 0.06009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