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国际 查看内容

[2011.01.13] 被忽视的战争受害者

2011-2-7 00:08| 发布者: Somers| 查看: 6648| 评论: 9|原作者: qwerab

摘要: 战争中的强奸问题
虐待妇女

被忽视的战争受害者
 
在全世界冲突中,强奸之普遍令人发指

Jan 13th 2011 | GOMA | from PRINT EDITION


在生下第六个孩子后不久,马蒂尔德就带着婴儿去下地收割庄稼。她看到两个男人走过来,据她说穿着卢旺达民兵组织FDLR(卢旺达民主解放力量)的制服。转身逃离的她却撞见了另一个男人,他用金属棒打了她的头。她抱着孩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那个男人可能以为已经杀死了她,便走开了。另两个人过来强奸了她,之后也以为她死了,便离开了。

马蒂尔德的故事再寻常不过了。战争中的强奸自从有战争以来就存在。16个世纪以前,在洗劫罗马之后,圣奥古斯丁把战争中的强奸称作“古老的邪恶习俗”。对士兵来说,强奸一直被看作是一种战利品。史学家安东尼·比弗曾记述过1945年苏军征服德国期间的强奸行为,他说战争中的强奸古已有之,常常是目无法纪的士兵所为。但他认为历史中也有把强奸用作策略的案例,用以羞辱和恐吓,比如西班牙内战中的摩洛哥军。


邪恶习俗:冲突中的强奸

随着对强奸的报道愈加翔实,这一罪行所展现的规模也愈加骇人。而1990年代的波斯尼亚战争也让人们普遍认识到,强奸已经被有组织地用作战争的武器,人们也普遍认为,强奸行为应该以恶劣罪行论处。2008年,联合国安理会正式承认强奸已被用作战争的工具。随着这些抵制战争强奸的决议和运动的兴起,全世界都变得更加敏感。至少理论上,保护战争中平民的《日内瓦公约》是大多数正经国家的政治家和将领所尊重的。富裕国家的将军深知,他们在战争舞台上如何对待平民,甚至要经受更加细致的检视。战争的法律和习俗十分清楚。但在世界的许多地方,在霍布斯式的无政府主义的非常规战争中,不守军纪的私人军队和雇佣军对这些规范视若无物。

以刚果为例;刚果以强奸现象之普遍而著名,记录和统计都难如登天,更别说阻止了。自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以来,刚果东部就一直是动荡的乱局。2008年,人道主义组织国际救援会(IRC)估计,540万人死于“非洲的世界大战”。虽然有2003年和2008年的和平协议,但暴乱的风潮仍未完全平息。虽然作战的是刚果部队和无数民兵,但受害最惨痛的却是平民。强奸成为了这次冲突的丑陋特色。

究竟多少妇女惨遭强奸?这方面的数据有很多,但没有一个是决定性的。联合国刚果特派团负责人罗杰·米斯告诉联合国安理会说,2009年全国共有15000个妇女遭受强奸(也有男性受害者,但主要是女性)。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估计同一时期有17500名受害者。IRC称,2003年到2008年,他们仅在东部省份南基伍省就救治了40000个幸存者。

“数据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主管IRC北基伍省的性暴力项目的希拉里·马戈利斯说。这些数字还只是最小值;真实的数据可能远高于此。索菲亚·坎德亚斯是联合国发展计划署司法途径计划的刚果协调员,她指出有卫生服务提供的地区有更多的强奸案例得到报告。在战争最激烈的地区,妇女可能需要走上几百英里,才能告诉别人她们受到了侵害。就算她们得以告诉别人,也可能已经是强奸发生后几个月甚至几年了。许多受害者被强奸者杀害。还有人因伤势过重死去。许多人以被强奸为耻,不会报告。

刚果发生的骇人行径让人难以置信。近期哈佛人道行动和国际乐施会进行的一项研究调查了北基伍省布卡武市潘济医院的强奸幸存者。她们的年龄下至3岁,上至80。一些是单身,一些已婚,一些守寡。她们遍及各个种族。她们在家里,田里,和森林里被强奸。她们当着丈夫和孩子的面被强奸。将近60%是被轮奸的。儿子被迫强奸母亲,如果拒绝就会被杀害。

对刚果的关注体现出对战争中的强奸现象与日俱增的担忧。历史上强奸的禁忌颇多,以至于几乎没有记录在案的案例;20世纪以前关于战时强奸的证据十分鲜见。随着报道更加充分,全世界都意识到这一罪行的规模之大。战时性暴力的各种形式浮出水面:绑架妇女作为性奴,性虐或断肢,公开或私下的强奸。


世界强奸

有的战争中参战各方都有强奸行为。还有的战争中主要由一方实施。非洲战争的强奸近年来受到了大量的关注,但这不只是个非洲问题。根据明尼苏达大学达拉·凯·科恩的研究(见图表),1980年到2009年之间发生恶性强奸的冲突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发生的最多。但撒哈拉以南非洲的28次内战中,只有三分之一出现了最恶性的强奸——相比之下,东欧九次内战中有一半都出现了最恶性的强奸。而全世界所有地方都无法避免强奸的发生。

战争的无政府状态中,罪行往往不用负责,这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强奸的普遍。战争的状态往往诱使强奸发生。疏于训导的年轻男性在远离家乡的地方战斗,没有了社会和宗教束缚。强奸的代价更低,潜在回报更高。而且对缺薪少粮的士兵来说,强奸也是一种报酬。

普遍,但并非不可避免

再来想想如今战争的特点。近期许多冲突的参与者并非正规军,而是乌合之众的民兵和平民。随着战争从战场转向村庄,妇女和女孩更加容易受害了。对许多战争来说,大后方已经不复存在;如今每户民宅都是前线。

但战争中的强奸并非不可避免。萨尔瓦多内战中,强奸就很罕见。每次发生都是政府部队所犯。左翼民兵组织对抗政府多年,有赖于平民提供信息。耶鲁大学和圣菲研究所的教授伊丽莎白·伍德说,你可以实施强奸来威慑或者驱赶人们,但如果你需要从他们手中长期获得可靠的情报,或者想在未来统治他们,用强奸是做不到的。

一些群体犯下了众多其他的暴行,却憎恶强奸。1990年泰米尔猛虎组织武力驱逐数万穆斯林离开贾夫那半岛,就没有使用性暴力。种族清洗常伴有强奸,但在此却未得一见。泰米尔习俗禁忌未婚或跨阶级性行为(虽说他们不太顾虑婚内强奸)。而且,据伍德解释说,由于组织内部的严格戒律,将领甚至可以执行这些判决。

一些领导人,比如如今在海牙受审的古巴民兵组织头目,让-皮埃尔·本巴,声称他们对自己的部队缺乏全面的控制。但伍德说,一个能指挥士兵参与军事行动的将领想必可以阻止他们强奸。视而不见,恐怕不是因为缺乏控制,而是通过冷血的判断,认为强奸可以用作威慑手段。

强奸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手段。面对强奸,平民逃散,把土地和财产留给进犯者。8月,反抗民兵在刚果东部的瓦里卡尔地区四天里强奸了约240人。袭击的意图尚不明确。这次暴力行为可能是为了威慑民众,让其为民兵组织提供附近矿井中的金矿和锡矿。也有可能是因为军方内部一些人与叛军勾结,以避免被其他人取代而失去该地区的控制权和资源。马戈利斯说,至少在瓦里卡尔,强奸似乎是有预谋的行动,而非偶然行为。

强奸中最恶劣的,是用作种族清洗和种族灭绝的工具,比如在波斯尼亚,达尔富尔和卢旺达。强奸是在波斯尼亚的冲突后被正式承认为战争武器的,虽然双方都有罪,但多数受害者是被塞尔维亚人袭击的波斯尼亚穆斯林。穆斯林妇女被集中到“强奸集中营”中,被成群的男人反复强奸。在海牙,前南斯拉夫国际战争罪行法庭听证中,这些集中营的恐怖得以全面展现;受害者提供了书面或匿名证据。战争之后,许多战犯声称他们是奉命强奸——为确保非塞族人会逃离特定地区,或者为了使妇女怀上塞族的孩子。1995年克罗地亚部队侵略塞尔维亚控制地区时,也出现了证据确凿的对女性和男性的性暴力行为。

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强奸以及其他形式的性暴力也是威慑和控制平民的野蛮而有效的手段。在散布在该地区的难民营中和难民营附近,妇女经常被强奸,且通常是在她们离开营地去拾柴,找水和食物的时候。与两大反抗组织同种族的妇女经常成为种族清洗运动的目标。据人权观察称,强奸长期被瞒报,部分因为在穆斯林居多的地区,性暴力是一个敏感的问题。从2004年10月到2005年2月,法国慈善组织“无国界医生”在南达尔富尔救治了近500名妇女和女孩。受害者的实际数字可能远大于此。

默许

联合国称,在卢旺达的种族屠杀中,强奸是“惯例”,不强奸反而是“例外”。屠杀开始前数周,胡图族控制的报纸刊载了图西族妇女和欧盟来的维和人员性交的漫画,维和人员被看作是保罗·卡加梅的卢旺达爱国阵线的盟友。奥斯陆和平研究所副主管英格·斯齐尔斯贝克认为,胡图族的宣传并非公开提倡强奸,但确实暗示了对图西族妇女的性侵犯会有助于胡图族的利益。伦敦经济学院卢旺达观察员延斯·梅耶尔亨里奇说,即使高级将领没下令强奸,他们也对此默许。低级将领可能公开鼓励了强奸暴行。

卢旺达的恐怖事件,催生了第一份承认强奸为种族灭绝行为的法律判决。当地政客让·保罗·阿卡耶苏被判决后,卢旺达国际法庭称,对图西族妇女且仅针对图西族妇女实施的有组织的性暴力,是对图西人种族灭绝行为的一个组成部分。

对于素不相识的士兵,共同实施强奸可以让他们成为朋友。比如,塞拉利昂革命联合阵线(RUF)的多数成员称,他们被绑架入伍,在内战中强奸了数千人。科恩认为,没有凝聚力的武装部队,尤其是强征入伍的士兵,更容易实施强奸,特别是轮奸,以建立内部纽带。

对受害者及其家庭,强奸的作用正好相反。强奸的屈辱拆散了社会纽带。在一些社会家庭荣誉依赖于其女性的性纯洁,失去这份荣誉,受谴责的不是强奸者,反而是被强奸的人。在孟加拉国,多数受害者是穆斯林,强奸不只羞辱受害者个人,还有她们的家庭和族群。当时的首相穆吉布·拉赫曼试图扭转这一现象,他把受害者称为需要保护,需要重新融入社会的女英雄。有的男性赞同这种说法,但大多数不同意;他们要求额外嫁妆或官方付钱作为补偿。

在刚果,虽然有活动家奔走努力,强奸还是会羞辱受害者,马戈利斯说:“人们可以夸夸其谈地说去除污点的重要性,但若他们自己的妻女姐妹出事,就完全不一样了。”许多人被强奸后,被家庭驱逐,遭友邻唾弃。

为强奸受害者正名,希望渺茫。阿卡耶苏是因为战争强奸而受到惩罚的寥寥数人中的一个。虽然日内瓦公约禁止战时强奸,但对性暴力提起诉讼的力度远逊于其他战争罪行。但巴尔干战争罪行法庭的判决将强奸视为反人类罪,又是破冰之举。三个在波斯尼亚福恰城对妇女实施强奸,折磨和性奴役的三个男性所获的判决,是一座里程碑。

但刚果的司法制度破败不堪。对强奸作为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的起诉,总共不到20例。美国律师协会帮助刚果东部的受害者向法院提交她们的案件,在过去两年里处理了约145起案件。最后根据当地法律,得到了45次审判和36个判决,包括2006年提出的一条试图解决性暴力问题的新法律。与刚果强奸幸存者合作的人对2006年的这条法律喜忧参半。马戈利斯承认。它触动了人们的良知,让人们更加意识到自己的权利。它理论上创造了法律责任,有助于惩戒犯罪者。但对寻求公平的女性来说,它迄今收效甚微。“人们谈论这条法律时,眼中仍有一丝希望。但司法和公安系统仍需改进,才能更好地执行这条法律,否则人们将对其失去信心。”马戈利斯如是说。

刚果的司法系统面临着巨大的执行问题,理查德·马伦古尔说,他是戈马“拯救非洲”医院性别与法律项目主管。人们要走300公里才能到法庭。警察没有钱也缺少训练。就算有人被捕,也会在几天内被释放,常常是通过和受害者或法庭私了的方式。进监狱的常常几天就会越狱出来。许多监狱没有门——或者有贪赃的狱卒。

长期影响

由于刚果司法正处于险境,增加起诉数量应该没什么用。有人希望有更多的国际干预。贾斯汀·马西卡在戈马经营着一个给性犯罪受害者讨公道的组织,他说处理强奸起诉,刚果法庭必须与国际法庭合作。但“混血”法庭需要当地政府的支持;而刚果的统治者对遏止强奸问题并不关心。国际刑事法庭正在调查包括强奸在内的刚果犯罪,但收集必要的证据十分困难。

引起世界关注也是一法;这能减轻被奸污的恶名。过去十年中许多联合国决议,都强调和谴责了对妇女和女孩实施的性暴力,并呼吁各国着力解决。但光说是不够的。

更糟的是,由于没能解决刚果平民被强奸的问题,联合国也频遭攻讦。谈到瓦里卡尔袭击,一位联合国官员认为,联合国并未尽到保护平民的义务,对此他表示忧虑。他也承认,在偏远地区维和人员想要接触平民十分困难,但他坚持认为这不是联合国在瓦里卡尔失败的理由。他也质疑了对该事件的调查。“所有这些采访,这些调查,有什么成效?幸存者一遍又一遍地接受采访,又得到了什么帮助?”

没有联合国,暴行会更加盛行,马伦古尔如是说。但长远看来,他表示必须对刚果政府施加压力,让其解决强奸问题。一名救援人员抱怨道,现在他们只得到一些口头承诺。政府虽然不想刚果成为世界强奸之都,但对实际的改变却毫无兴趣。



甚至战争结束,强奸仍在继续。刚果的人道组织报告说,在现已较为和平的地区仍有严重的强奸行为。同样,数字难以估计。战前强奸的数据并不存在。更多的人愿意报告强奸,可以看做是强奸明显增多的标志。但马伦古尔说,多年的战斗导致强奸和暴力已经成了一种风气。老兵不愿重新融入社会,也难以融入社会,也没人追踪调查其后果。再加上黑暗的司法系统,前景更加严峻了。

强奸影响之持久,更使其雪上加霜。反抗军在1994年占领了安杰丽克的村庄。他们切断了她丈夫的喉咙。之后把她手脚分开,绑在两树之间。七个人强奸了她,她就晕了过去,不知道后来还有多少人。之后他们把棍子戳进她的阴道。她阴道和直肠之间的组织被撕开了,她因此罹患了瘘管,大小便失禁16年。现在她得到了医疗救治,但正义还是个遥远的梦。

更正:本文原表有误。第三行应该是巴基斯坦军,而非印度军。抱歉。此处已在2011年1月14日更正。

Slideshow: Marcus Bleasdale talks about a selection of his photographs chronicling the impact of rape in war-torn areas of Africa

幻灯片: 马库斯·布里斯戴尔谈他的记录非洲战区强奸影响的一组照片。


本文由译者 qwerab 提供 点击此处阅读双语版

1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qwerab 2011-1-23 16:43
不小心发出来了……
引用 coolfrog 2011-1-26 19:13
excellent.
引用 qwerab 2011-2-4 18:58
20天了……终于完成了……
引用 xinaiwunai 2011-2-7 22:29
拜读。这个很震撼、。
引用 aubreychen 2011-2-8 08:41
There is little prospect of justice for the victims of rape.
这句话我觉得应该是还以公道的意思,受冤枉的人才用正名。而犯罪者受到应有的惩罚,应该叫还以公道。。个人理解哈。。
引用 aubreychen 2011-2-8 09:11
这帮畜生。。。。。。
引用 微言大义 2011-2-13 00:56
此文不加精,版主会被天责的!
引用 微言大义 2011-2-13 16:35
What is more, Ms Wood explains, the organisation’s strict internal discipline meant commanders could enforce these judgments.而且,据伍德解释说,由于组织内部的严格戒律,将领甚至可以执行这些判决。

我认为是:而且,据伍德解释说,组织内的严厉条例本身就规定,将领可直接对性暴行进行审判。


引用 tchch143 2011-8-29 12:08
配图太露骨了

查看全部评论(9)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0-10-21 10:19 , Processed in 0.07020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