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社论 查看内容

[2013.07.27] 金砖国家增长大减速

2013-7-27 22:29|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215191| 评论: 31|原作者: fsz

摘要: 新兴经济体增长减速并不意味着萧条的开始。但对于全球经济来说,这其实是一个转折点。
新兴经济体

大减速

新兴经济体增长减速并不意味着萧条的开始。但对于全球经济来说,这其实是一个转折点

Jul 27th 2013 |From the print edition



当一名冠军级短跑选手的成绩同巅峰时期相比大幅下降时,为其找到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到底这是由于暂时的身体不适所造成的呢?还是因为永久失去了以前的锋芒所造成的呢?对此,人们难以得出一个定论。如今,同样的情况又出现在21世纪的全球经济短跑健将——新兴经济体——的身上。在过去的十年中,新兴经济体经历了一段快速增长的时期:他们先是将全球经济带到一个繁荣时期;随后,又在金融危机来临时,继续推动全球经济向前发展;但是在此之后,这些新兴经济大国的增长开始呈现出急剧的减速的迹象。

对于中国来说,如果今年的增长能够达到官方设定的7.5%的目标,这将是一个万幸的结果,因为这离该国曾经预期的要在21世纪头十年达到两位数的增长速度有很大的差距;对于印度、巴西和俄罗斯来说,如今5%和2.5%左右的增长速度只有他们巅峰时期的一半。从总体上看,新兴经济体在今年的增长速度或许仅仅只能同去年的5%持平。同步履蹒跚的富裕国家相比,这个速度并不算慢。但是,同新兴经济体在过去十年的扩张期相比,不算富裕国家发生危机的2009年的话,这个速度却是最慢的。

过去的十年既是新兴经济体时代的第一阶段,也是一个引人注目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他们向世人展现了太多的经济奇迹,他们在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全球总产出中所占的比例从38%提升到了50%。但是,随着经济增速的急剧放慢,这个阶段已经结束了。在今后的十年中,新兴国家的经济仍会继续增长,但是速度会慢慢下降。从短期来看,这种减速给世界经济所带来的影响应该是可以控制的;但是从长期来看,其影响将会是深远的。

气喘吁吁

过去,新兴市场在繁荣期过后总是出现萧条(这也许恰恰可以说明,穷国变成富国的例子之所以会那么少的原因)。一个顽固不化的悲观论者能为自己对当前的不安找到解释的理由,他能指出中国经济急剧减速或者全球货币政策突然收紧所带来的风险。但是,这一次就不一样了:一场大范围的新兴经济体萧条似乎根本不可能发生。

以中国为例:这个国家正处于一场前景不明的转变过程之中,该国正准备将其增长模式从以投资为主导的模式转变为一种更平衡的、以消费为基础的模式上来。该国的投资热潮已经产生了足够多的坏账。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话,中央政府的财政力量足以同时完成两件事:一是吸收损失,二是刺激经济。中国的这种财政力量令人羡慕。在新兴经济体中,尚无其他国家曾经具备这种能力。这是一种能够大幅减少灾难发生的可能性的能力。在富裕国家的经济仍旧疲软的情况下,货币政策突然收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便他们真得这样做了,由于新兴经济体的汇率已经更加灵活,外汇储备已经大大增加,债务也已经相对减少,而且绝大多数债务都是以本币来计算,他们仍旧能够拿出比以前更多的手段进行防御。

这些是好消息,坏消息是:经济以创纪录的速度增长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曾经像涡轮机一样飞速旋转的中国投资和出口模式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由于该国的人口正在快速老化,其适龄工作人口势必会越来越少,加之这个国家正在变得越来越富裕,因此留给他们追上别国增长的空间越来越小。十年前,以购买力平价来算的中国人均GDP为美国的8%;如今,这个数字是18%。中国会继续保持追赶状态,但是速度会慢下来。

中国增长速度放慢会让其他新型经济大国寸步难行。对于俄罗斯来说,其经济增长速度的最高点来自于能源价格的飙升,而能源价格的飙升是由中国的增长一手推动的。巴西之所以冲在前面,是得自于大宗商品价格的飞升和国内债务的大幅增加;相比之下,如今的该国却呈现出通胀难以根除和增长放慢的情况。这表明,该国潜在的经济增长极限速度会比大多数人所想象的要低很多。印度也是如此。该国的GDP曾经以接近两位数的年均速度增长,这让政客和许多投资者混淆了快速追赶的可能性(因为该国的年轻人和贫穷人口在在总人口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与这种可能性不可能实现之间的差别。印度的经济增长仍旧存在着提速的可能性。但是,不进行激进的改革,这种提速是不可能实现的,而且几乎肯定不会达到21世纪头十年的速度。

大幅领先

增长大减速意味着新兴经济体再也无法弥补因富裕国家疲软而造成的全球经济不振。如果再没有美国和日本更强劲复苏,没有欧元区的复兴,世界经济就不可能以比当前3%的速度更快的步伐实现增长。届时的萧条感会让人更加沮丧。

回首过去十年,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十年:这是被中国大范围的繁荣所主导的十年,这种繁荣由于其国家的巨大规模,由于其出口的大幅增加,由于其对大宗商品和构建外汇储备的饥渴而给世界经济带来相当的杀伤力。目前来看,这种情况会变得越来越清晰。不过,今后走上更平衡发展道路的国家会越来越多,而这种发展模式不会给全球经济带来一些更多的麻烦。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等国将成为继中国和印度之后的下一批位列前十位的新兴经济体,这些国家的人口总和尚不如中国一个国家那么多。但是,他们的增长会更加全面,并且还会减少对金砖国家的依赖。

认为新兴经济体会沿着极速增长模式直线发展下去的企业战略专家有必要回顾一下他们之前的判断。因为,在未来的数年中,一个在页岩气带动下实现了复苏的美国有可能是一个比某些金砖国家更令人心动的赌注。但是,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新兴国家的政客所面临的挑战是最为艰巨的。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给增长带来影响,他们全力施为,经济就会增长;他们百般阻挠,经济必然减速。到目前为止,中国应该是新兴经济体中最有警觉性的一个国家,他们已经开始进行改革了。相比之下,普京的俄罗斯是一个昏头昏脑的国家,该国的经济依赖于各种资源,但是当他们的顾客开始转向页岩气时,其盗贼体制却没有觉察。对于印度来说,人口众多是其优势。但是,无论是这个国家还是巴西都需要重新找回改革的激情。不然的话,就会让那些在最近一段时期走上新德里和圣保罗街头的、人数日益增加的中产阶层对政府感到失望。

在经济理论方面,起主导作用的调门也已经有所变化。在上世纪90年代,得益于西方对“华盛顿共识”的大力宣扬(有时甚至是以洋洋自得的口吻进行宣传),新兴经济体接受了经济自由化和民主制度。在过去的数年间,随着中国的异军突起、华尔街的轰然倒下、华盛顿的僵局难破以及欧元区的自我毁灭,老一套的自由理论已经成为人们质疑的焦点。相反,国家资本主义和现代化的独裁政治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北京共识”为独裁者和反民主的人放弃自由化改革提供了借口。在增长的需要得到满足的情况下,人们或许能重新燃起对于这些思想的兴趣,西方甚至还有可能借此重新找回一点自信。
79

鲜花
8

握手
1

雷人
2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9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andih 2013-7-26 10:02
错别字看到几个,供楼主参考:
该国的投资热潮已经产生了做够多的坏账。 改为“足够多”
而且巨大多数债务都是以本国国币来计算  改为“绝大多数”
引用 andih 2013-7-26 10:04
在富裕国家的经济仍就疲软的情况下 改为“仍旧”
已多次看到楼主总能快速完成高质量译文,些许别字总是难免,继续加油!
引用 GraceEl 2013-7-26 10:49
China is in the midst of a precarious shift from investment-led growth to a more balanced, consumption-based model. Its investment surge has prompted plenty of bad debt. Bu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has the fiscal strength both to absorb losses and to stimulate the economy if necessary. That is a luxury few emerging economies have ever had. It makes disaster much less likely. And with rich-world economies still feeble, there is little chance that monetary conditions will suddenly tighten. Even if they did, most emerging economies have better defences than ever before, with flexible exchange rates, large stashes of foreign-exchange reserves and relatively less debt (much of it in domestic currency).

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正从投资推动型向更平衡的国内消费推动型转变,前途尚不明了。投资激增引起了大量坏账,但必要时,中央政府有财政实力来消化损失、刺激经济。这对于新兴经济体来说极为难得,使得灾难发生的可能极小。当前,发达经济体依旧脆弱,财政突然紧缩的可能不大;即使紧缩,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已具备运用灵活的汇率、大量的外汇储备和较少的以本币为主的债务来进行防御的能力,这是前所未有的。
引用 fsz 2013-7-26 16:47
本帖最后由 fsz 于 2013-7-26 17:12 编辑
GraceEl 发表于 2013-7-26 10:49
China is in the midst of a precarious shift from investment-led growth to a more balanced, consumpti ...


precarious 这里我理解不全面,收了。谢谢。但还有几个疑问想请教一下:

Bu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has the fiscal strength both to absorb losses and to stimulate the economy if necessary.

这一句中的both怎么翻译?求解。

That is a luxury few emerging economies have ever had.

这一句中的  luxury 又怎么解?求教。

Even if they did, most emerging economies have better defences than ever before, with flexible exchange rates, large stashes of foreign-exchange reserves and relatively less debt (much of it in domestic currency).

这一句中的 better defences 又怎么解?
你的译文:这是前所未有的。 中的“这”指代的是什么?

再者: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已具备运用灵活的汇率、大量的外汇储备和较少的以本币为主的债务来进行防御的能力。
这里原文的意思是指新兴经济体在汇率更加灵活,外汇储备增加,债务相对减少的情况下,可以有更多的手段进行防御。而不是用灵活的汇率、大量的外汇储备和较少的以本币为主的债务 进行防御
引用 crazybaofulusha 2013-7-26 22:15
再打瓶酱油。

但对于全球经济来说,这确实是一个转折点
但对于全球经济来说,这其实是一个转折点

it takes a while to determine whether he is temporarily on poor form or has permanently lost his edge.
为其找到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到底这是由于暂时的身体不适所造成的呢?还是因为永久失去了以前的锋芒所造成的呢?对此,人们难以得出一个定论。
需要一段时间观察才能判断他是不是暂时跟不上还是永远落后了

a far cry from the double-digit rates that the country had come to expect in the 2000s.
因为7.5%的增长速度离该国在21世纪头十年的两位数增长速度有很大的差距
因为7.5%的增长速度离该国所预期的在21世纪头十年的两位数增长速度有很大的差距

, barring 2009 when the rich world slumped.


过去,新兴市场的繁荣期总是同随之而来的萧条期如影随形
如影随形表示一同出现,原文意思是交替出现

中央政府的财政力量足以同时完成两件事:一是吸收损失,
承担损失

That is a luxury few emerging economies have ever had.
中国的这种财政力量令人羡慕。在新兴经济体中,尚没有哪一个国家曾经具备这种能力。这两种
few emerging economies有两种可能:
1. 尚没有其他国家(不要把中国也否定了)
2. 没几个国家
不过我想问,到底有木有国家也像中国那样具备这两种能力?
后面句子里出现了THEY。他们——不止是中国。

大宗商品价格的飞升
飙升

如今该国

to confuse the potential for rapid catch-up (a young, poor population) with its inevitability.
这让政客和许多投资者混淆了快速追赶的可能性(因为该国的年轻人和贫穷人口在在总人口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与这种可能性不可能实现之间的差别
potential我觉得写成潜力比较靠谱
inevitability我觉得这里是指以投资消耗资源的发展模式确实能带动GDP(虽然不是可持续发展的),
但这并不代表能靠它追上发达国家

The Great Deceleration means that booming emerging economies will no longer make up for weakness in rich countries.
由于富裕国家的经济疲弱不振,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大减速意味着他们再也成不了气候。
你写的这句话我没怎么看懂...新兴经济体怎么会成不了气候?
这里是以全球经济为总量,发达国家经济不好,有新兴经济体拉动,但现在新兴经济也减速了,那么弥补不了发达国家的经济疲软使得世界经济总体增长。

(as Goldman Sachs dubbed Brazil, Russia, India and China).


revisit their spreadsheets
回顾一下他们之前的判断
数据

sometimes arrogantly
有时甚至是以洋洋自得的口吻进行宣传
盛气凌人

成为中国和印度之后



引用 fsz 2013-7-26 23:01
本帖最后由 fsz 于 2013-7-27 00:01 编辑
crazybaofulusha 发表于 2013-7-26 22:15
再打瓶酱油。

但对于全球经济来说,这确实是一个转折点

但对于全球经济来说,这确实是一个转折点
但对于全球经济来说,这其实是一个转折点


嗯。我理解错了。改得好。

it takes a while to determine whether he is temporarily on poor form or has permanently lost his edge.
为其找到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到底这是由于暂时的身体不适所造成的呢?还是因为永久失去了以前的锋芒所造成的呢?对此,人们难以得出一个定论。
需要一段时间观察才能判断他是不是暂时跟不上还是永远落后了


这里的takes a while to determine  我理解是:即使花了时间和精力,也得不出结论的意思。所以,才在后面加了一句。

a far cry from the double-digit rates that the country had come to expect in the 2000s.
因为7.5%的增长速度离该国在21世纪头十年的两位数增长速度有很大的差距
因为7.5%的增长速度离该国所预期的在21世纪头十年的两位数增长速度有很大的差距


这里改了。

过去,新兴市场的繁荣期总是同随之而来的萧条期如影随形
如影随形表示一同出现,原文意思是交替出现


这里用词不当。改为:过去,新兴市场在繁荣期过后总是出现萧条。

hat is a luxury few emerging economies have ever had.
中国的这种财政力量令人羡慕。在新兴经济体中,尚没有哪一个国家曾经具备这种能力。这两种
few emerging economies有两种可能:
1. 尚没有其他国家(不要把中国也否定了)
2. 没几个国家
不过我想问,到底有木有国家也像中国那样具备这两种能力?
后面句子里出现了THEY。他们——不止是中国。


从常识和本文来判断,应该是指除中国之外的其他新兴经济体都没有这种能力。改成:尚无其他国家


to confuse the potential for rapid catch-up (a young, poor population) with its inevitability.
这让政客和许多投资者混淆了快速追赶的可能性(因为该国的年轻人和贫穷人口在在总人口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与这种可能性不可能实现之间的差别。
potential我觉得写成潜力比较靠谱
inevitability我觉得这里是指以投资消耗资源的发展模式确实能带动GDP(虽然不是可持续发展的),
但这并不代表能靠它追上发达国家


提得好。这里我错了。
先看:confuse A with B 是 把B误以为A。
再看该句: its inevitability中 its 指 rapid catch-up 即:印度要快速追赶别国是一种不可避免的选择。
potential for rapid catch-up 快速追赶的潜力。
就是说,投资者误将印度必须快速追赶别国的选择当成是她肯定能实现快速。
具体措辞,我在再想一下。



The Great Deceleration means that booming emerging economies will no longer make up for weakness in rich countries.
由于富裕国家的经济疲弱不振,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大减速意味着他们再也成不了气候。
你写的这句话我没怎么看懂...新兴经济体怎么会成不了气候?
这里是以全球经济为总量,发达国家经济不好,有新兴经济体拉动,但现在新兴经济也减速了,那么弥补不了发达国家的经济疲软使得世界经济总体增长。


这里主要是我在听音频时发现,朗读者是这样断句的:The Great Deceleration means that booming emerging economies will no longer make up |||for weakness in rich countries.
那么,make up是单独一个词组, 不是 make up for  连在一起的。for 引起的是后面的原因 weakness in rich countries。

本期精粹中有这么一段:The shift towards the emerging economies will continue. But its most tumultuous phase seems to have more or less reached its end. Growth rates in all the BRICs have dropped. The nature of their growth is in the process of changing, too, and its new mode will have fewer direct effects on the rest of the world. The likelihood of growth in other emerging economies having an effect in the near future comparable to that of the BRICs in the recent past is low; they do not have the potential for catch-up the BRICs had in the 1990s and 2000s. And the BRICs’ growth has changed the rest of the world economy in ways that will dampen the disruptive effects of any similar surge in the future. The emerging giants will grow larger, and their ranks will swell; but their tread will no longer shake the Earth as once it did. 这一段讲的是:新兴经济体仍将发展,他们也会调整发展模式。但是,他们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会越来越弱,再也无法像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那样,给世界经济带来巨大的冲击。

现在再回头读本文的这一段。发现问题了。还是应该合成一个词组来理解。

这一段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现在的情况是,新兴经济体增长减速,弥补不了富国疲软给世界带来冲击。如果美欧日难以复苏,全球经济肯定会越来越差。

那么这一段重新调整如下:增长大减速意味着新兴经济体再也无法弥补因富裕国家疲软而造成的全球经济不振。如果再没有美国和日本更强劲复苏,没有欧元区的复兴,世界经济就不可能以比当前3%的速度更快的步伐实现增长。届时的萧条感会让人更加沮丧。
引用 fnwesley 2013-7-29 16:09
本帖最后由 fnwesley 于 2013-7-29 16:19 编辑

where near-double-digit annual rises in GDP led politicians, and many investors, to confuse the potential for rapid catch-up (a young, poor population) with its inevitability.

近两位数的GDP年增长率,使得政客和投资者们将本国经济迅速赶超的潜力(青壮年贫穷人口众多)当成了一种必然性。
个人觉得这么翻译也许不精确,但可以这样理解。
引用 fnwesley 2013-7-29 16:45
Brazil sprinted ahead with the help of a boom in commodities and domestic credit;
"domestic credit"译为国内信贷似乎较妥。
引用 xhz2013 2013-7-29 17:22
“The Beijing consensus” provided an excuse for both autocrats and democrats to abandon liberal reforms. 这里democrats 并不是反民主的人吧,是民主党人么?
引用 eles夏 2013-7-29 19:46
1. it takes a while to determine
对此,人们难以得出一个定论。
【意译有些过度】

2. the country had come to expect in the 2000s.
这离该国曾经预期的要在21世纪头十年达到两位数的增长速度有很大的差距
【理解有误,in the 2000s是指在这十年中,预期GDP增速达到两位数】

3.A determined pessimist can find reasons to fret today
一个顽固不化的悲观论者能为自己对当前的不安找到解释的理由
【觉得逻辑有错误,原文应该是“总有理由忧心忡忡”,find reasons to fret而不是for his fret】

4. pointing in particular to the risks of an even more drastic deceleration in China or of a sudden global monetary tightening.
他能指出中国经济急剧减速或者全球货币政策突然收紧所带来的风险
【此句侧重应该不是“能”,而是叙述一种事实。in particular 未译】

5. Even if they did
即便他们真得这样做了
【理解错误,they 指的是monetary conditions,即“即便货币真的突然紧缩”】

6.That will hold back other emerging giants.
中国增长速度放慢会让其他新型经济大国寸步难行。
【寸步难行 意思太过了】

7. the potential for rapid catch-up (a young, poor population) with its inevitability
混淆了快速追赶的可能性(因为该国的年轻人和贫穷人口在在总人口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与这种可能性不可能实现之间的差别。
【potential还是译作 潜力、后劲 更好些。inevitability 必然性、不可避免】

8. radical reforms
激进的改革
彻底的改革

9.Things will feel rather sluggish.
届时的萧条感会让人更加沮丧。
【sluggish并无 沮丧 之意,所以这个地方你是意译的吗?不过意译的话,似乎脱离原文有点远】

10.which was peculiarly disruptive
给世界经济带来相当的杀伤力
【disruptive:1.causing or tending to cause disruption 2.innovative or groundbreaking 据上下文,应该是第2个意思比较合理。因为正是中国是庞然大国、出口激增等等,所以才给世界,以及金砖其它几国带来如此大的变化。】

11.whose performance will propel—or retard—growth
他们全力施为,经济就会增长;他们百般阻挠,经济必然减速。
【意译过度,逻辑上来说,政客不会故意耍手段去阻挠。更多时候经济减速是因为政客采取了不理智的措施,而并非 百般阻挠】

12.(sometimes arrogantly)
(有时甚至是以洋洋自得的口吻进行宣传)
【arrogantly: having or revealing an exaggerated sense of one’s own importance or abilities 并无 洋洋自得 之意】




引用 chengziwendy 2013-7-29 21:19
The emerging-market slowdown is not the beginning of a bust. But it is a turning-point for the world economy
新兴市场经济增速放缓并不是全球经济萧条的起点,而是一个转折点。
引用 chengziwendy 2013-7-29 21:59
a champion sprinter短跑冠军
fall short of his best speeds 成绩不如往昔, 无fall short of大幅下降之意
he is temporarily on poor form 只是一时表现欠佳
The same is true with emerging markets, the world economy's 21st-century sprinters.
对于新兴市场来讲,也同样如此,它们就好比是21世纪全球经济中的短跑健将。
the emerging giants have slowed sharply 新兴经济大国增速急剧下滑。
引用 chengziwendy 2013-7-29 22:21
Collectively, emerging markets may (just) match last year's pace of 5%.
总的来讲,新兴市场今年经济增速可能同去年的差不多,也就5%的样子。
last year's pace of 5%是指去年增速是5%,不是是去年的5%。否则降得也太多了,全球经济早瘫痪了。
引用 chengziwendy 2013-7-29 22:28
That sounds fast compared with the sluggish rich world, but it is the slowest emerging-economy expansion in a decade, barring 2009 when the rich world slumped.
同经济呆滞的发达经济体相比,5%听起来不算慢。但是,对于新兴经济体来讲,这是10年最缓慢的增速,当然要抛去2009年发达经济体爆发危机时的情况。
引用 chengziwendy 2013-7-29 22:42
This marks the end of the dramatic first phase of the emerging-market era, which saw such economies jump from 38% of world output to 50% (measured at purchasing-power parity, or PPP) over the past decade.
过去十年,在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全球总产出中,新兴经济体所占比重由38%飙升至50%。当前的经济放缓标志着新兴市场时代第一阶段的结束。
引用 fsz 2013-7-29 23:32
本帖最后由 fsz 于 2013-7-29 23:58 编辑
eles夏 发表于 2013-7-29 19:46
1. it takes a while to determine
对此,人们难以得出一个定论。
【意译有些过度】

3.A determined pessimist can find reasons to fret today
一个顽固不化的悲观论者能为自己对当前的不安找到解释的理由
【觉得逻辑有错误,原文应该是“总有理由忧心忡忡”,find reasons to fret而不是for his fret】


这种地方总是很困惑。让我慢慢体会吧。

6.That will hold back other emerging giants.
中国增长速度放慢会让其他新型经济大国寸步难行。
【寸步难行 意思太过了】


确实太过了。改成拖累。

9.Things will feel rather sluggish.
届时的萧条感会让人更加沮丧。
【sluggish并无 沮丧 之意,所以这个地方你是意译的吗?不过意译的话,似乎脱离原文有点远】


这里考虑过头了。

11.whose performance will propel—or retard—growth
他们全力施为,经济就会增长;他们百般阻挠,经济必然减速。
【意译过度,逻辑上来说,政客不会故意耍手段去阻挠。更多时候经济减速是因为政客采取了不理智的措施,而并非 百般阻挠】


用词不当。改为:他们决策不当。

谢谢。
引用 chengziwendy 2013-7-29 23:37
hold back 没有到寸步难行的地步
引用 chengziwendy 2013-7-29 23:55
  where near-double-digit annual rises in GDP led politicians, and many investors, to confuse the potential for rapid catch-up (a young, poor population) with its inevitability.
由于该国年轻人和穷人占相当比重,实现快速追赶很有可能,但几近两位数的增长让该国的政客和投资者们误将这种可能当成了必然。
引用 chengziwendy 2013-7-30 00:01
radical reforms 不是激进的改革,而是彻底的改革

查看全部评论(31)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17-12-17 18:07 , Processed in 0.06821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