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中国 查看内容

[2013.06.29] 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的教训

2013-7-3 09:04|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133247| 评论: 0|原作者: gangangwen

摘要: 中国领导层的坚毅令人佩服,但其方法实在不敢恭维。
金融改革

Shibor异动后的教训


中国领导层的坚毅令人佩服,但其方法实在不敢恭维

Jun 29th 2013 | HONG KONG |From the print edition



中国新一届国家领导人自从今年三月施政以来,便向外界传递出了塑造务实形象的豪言壮志。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口号。主管经济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则作了一个自虐的比喻。他在今年三月表示,要砍掉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手——即使这会有割腕的感觉。

新政府领导人和新经济团队推动了人们对于中国改革的预期。改革确实亟需果敢坚毅的品质。就拿利率市场化改革来说,这便面临着来自国有银行的抵制,因为利率市场化以后,就会出现差别利率,现在这种较低的存款利率将无法留住他们原有的储户。进一步放开产品市场则难度更大。李克强表示将努力为非公有制企业提供一个同国有企业公平竞争的环境,但这会得罪那些大权独揽的国有企业负责人以及坚守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党内左派势力。

人们自然是支持政府的强硬立场,但也有人了提出进一步的质疑:他们真的实干了吗?中国新一届领导人真的准备好了,要改变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吗?他们真的准备好了,要减少借助银行系统向国有部门输血吗?他们真的准备好了,要忍受不可避免的阵痛吗?就在前一周,答案揭晓了,那些发出质疑声的人们则是大感意外。新一届领导人不但可以容忍阵痛,他们还自编自导了一出并非必要的苦肉计。

这种阵痛出现在了中国刚刚起步的银行间市场。在这个市场上,各银行可以互相拆借以解决短期资金压力。而在每年现在这个时候,公司企业都要缴纳企业所得税;又适逢节假日,提款需求旺盛;银行为了应付年中例行审查,账面上也得保持现金充裕。因此各银行都常会迎来周期性的现金短缺,此时他们通常会求助于中国的中央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因为央行在市场流动性过紧的时候,会向市场注入更多资金。

但是上周中国央行给这些银行开了个大玩笑,人民银行未如预期地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各种利率都出现了大幅飙升。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anghai Interbank Offered Rate,简称Shibor)作为衡量标准,6月20日的隔夜拆借利率达到了最高的13.4%(如图所示)。另一期限利率则在盘中触及25%的高位。

这个玩笑真的完全必要吗?有多少蓄意策划的成分呢?央行行长周小川无疑对膨胀的金融杠杆感到忧心忡忡,他在从政生涯更早的时期曾经主导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银行业大整顿。依照大口径计算,中国巨额的借贷存量一直保持着比GDP更快的增长速度。这说明大量的贷款并没有提振(中国领导人常说的)“实体”经济,而只是为购买现有资产提供融资,从而推高了资产价格。

显然,对于银行业在编制资产负债表时惯用的一些小伎俩,中国人民银行的态度也很严肃。许多银行都会向客户兜售理财产品,而这些理财产品都会在本季度末到期。到期后资金会准时返还到银行储蓄账户,以应对例行审查,但是之后马上又会转去购买新的理财产品。为了偿付理财产品,银行同时还要对外拆入资金。斯坦福•贝尔斯坦(Sanford C. Bernstein)调查公司的迈克•维尔纳(Mike Werner)指出,假如一些小银行起初遵守贷款限额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问央行要钱了。所以央行不帮他们也就合情合理了。

维尔纳和美林(Merrill Lynch)的陆挺都提出,央行的这次行动是否还有一些特殊的考量。央行可能认为,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过大,并且出现了错配。陆挺解释说,许多小银行利用了稳定的银行间拆借市场,拆入短期资金来投放长期贷款。如果银行间拆借利率保持稳定,他们就可以循环往复地进行相同操作;然而一旦利率出现波动,这种期限错配的问题就会严重地暴露出来。

  无论央行目的几何,都会伤及较小的银行,而大型银行却并无大碍。与大型国有银行相比,他们缺乏基础存款,而只能更多地向其他银行借钱,亦或是向客户销售理财产品。一些小银行在放贷的过程中,为了在资金上支持当地政府的宏图大志,并没有严格执行贷款规定。可能李克强希望巩固“听话”的大型银行的金融地位,但这样也可能逼迫地方政府寻求其他的税费途径获取资金。一位政府研究员告诉新华社(官方通讯社):“挤掉过度杠杆化这个疙瘩,我们需要彻底修改现行的财税体系。”

然而以上猜测有些神化中国的金融监管层了,对于上周的事件可能也存在过度解读。如果他们确实计划要让市场适度震荡和恐慌的话,那现实的震荡和恐慌程度却是他们始料未及的。6月25日,人民银行为了稳定市场,将之前一周利率的极端波动归因于“情绪”等因素。这至少说明,即使是央行也没有事先考虑到情绪因素,因此可知此次事件的演变出乎了央行的意料。

很多国家的中央银行的设置目的,是作为最后贷款人为银行业保驾护航、度过金融冲击的。不过中国央行却并非如此。在1979年以前,它提供了中国所有社会融资所需的贷款。那时,中国央行聚集了全国的资金,并且按照政府意志进行计划分配。至今为止,在中国央行身上,还依稀可见当时遗留下来的一些痕迹。相较于市场的动荡,中国人民银行可能更为在意市场现实表现与其设想之间的偏差。真要如此的话,黑色六月不仅会让身处重灾区的商业银行永远铭记,一手制造这次危机的中央银行也将会心有余悸。

From the print edition: China




18

鲜花

握手
1

雷人
1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1 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0-1-25 23:09 , Processed in 0.04870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