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专栏 查看内容

[2013.06.20] 巨无霸指数走进朝鲜

2013-6-28 08:15|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62395| 评论: 3|原作者: Wesyman

摘要: 天堂岛的芝士汉堡
巨无霸指数走进朝鲜

天堂岛的芝士汉堡

Jun 20th 2013, 3:59 by H.T. | PYONGYANG




“意外惊喜”不是游客在朝鲜可以经常遇到的东西。因为向导地会谨慎地规划你的行程,通常不惜绕远路也要避免你意外接触普通朝鲜民众,不管是当地无诚信的“青蛙市场”里卖玉米和衣服的妇女,还是酒吧里饮酒的男子,你都无法接触他们。这就非常可惜了,因为外界对这些民众了解甚少,这类接触有助于让他们的形象更有人情味:例如,在是最近一次访问中,一位23岁的朝鲜姑娘羞涩地告诉我,她很迷恋布拉德-皮特(皮特本人形象很可能比她想象中还要放荡不羁)。可喜的是,一些非政府组织正在设法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建立真正的联系,打破这层猜忌的厚重面纱。驻在新加坡的Choson Exchange就是这些非政府组织中的一员,他们的目标是增进朝鲜青年精英及DPRK官员与外界的面对面交流。不久前*我和他们一道前往平壤,与朝鲜财政部和中央银行的成员一起讨论经济学问题。与他们的接触自始至终都让我惊讶不已,偶尔还让我刮目相看。

一开始,我对朝鲜的金融机构如何构成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在我住的宾馆外面,大同河的河岸上正在建造一栋20层楼高的新中央银行。在我到达之前,有人告诉我中央银行是由银行家们亲手搭建的,这故事很可能是瞎编的。外侧的一面墙上涂着标语,激励工人“一口气完成建设工作”——就是快速完成的意思,类似军事口号。由于汇率下跌,通胀加剧,经济增长停滞,这种军事口号越来越多地应用于经济领域。娃娃脸独裁者金正恩鼓励道:“让我们像征服太空一样征服工业”,指的是去年十二月那次臭名昭著的卫星发射。因此当我走上人民大学习堂的讲台时,望着眼前几十位经济政策制定者,每人都穿着厚厚的大衣、围巾和手套,表情严肃,我以为自己遇到了国家规划革命突击队。于是我做好了遭受煎熬的准备。

然而,他们没有就《经济学人》对世界经济的观点向我发难,而是向我提了一大堆问题套取事实——确凿的事实。讲座每告一段落,就会有人递给我纸条(使用英语或借助口译),极力索取世界各地的案例研究,(我推测是)希望能为DPRK所用。由于在朝鲜讨论该国的经济问题是被严格禁止的,因此他们得在问题中打打擦边球。纸条中的强烈措辞貌似能说明很多问题:“你最好告诉我们更多细节”,“我们想要更多真实案例”。许多提问的主题都集中于“通货膨胀”和“货币稳定计划”——可想而知朝鲜当局担忧的是什么。部分问题如下:“你们如何平衡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长?”,“通胀率多少为最合适?通货膨胀目标制的理想水平是?”“我对1995年墨西哥降低通货膨胀的惊人计划很感兴趣。比如说,他们怎么稳定住通胀预期的?”我不止一次告诉他们,自己上网就可以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但他们对这个大逆不道的建议往往表现出一片茫然。不过他们丝毫不缺乏这些问题的理论知识:有一次,甚至就连我的口译员(非经济学家)都能帮我补充解释通货膨胀产生的原因。

我把自己一些被当局视为异端的工具带到了朝鲜。例如《经济学人》巨无霸指数的幻灯片,我想演讲时谈它会很有趣,不仅是用它讨论对比各国的购买力,我更想讨论汉堡包本身。(如果你相信《每日快报》的说法,平壤唯一的汉堡店是由金正恩的阿姨经营的,并且汉堡包被叫做“肉馅面包”。)于是在金先生的爸爸和爷爷——金正日和金日成——警惕的眼皮底下,我展示了巨无霸指数(见下图)。我们确实也短暂地讨论了麦当劳。但对于在座的专家学者而言,中国的货币汇率是被高估还是低估了,这比麦当劳要有趣得多了。

这种对汇率和通胀问题安静的痴迷是可以理解的。朝鲜人的生活有种种古怪之处,即使是在相对繁荣的首都,也难以理解普通人是如何在该国的双货币系统下生存下来的,这个系统有很大的潜在危害,官方不承认,但实际上是存在的。在我入住的酒店里,官方汇率是100朝鲜元兑一美元。而在一个从乒乓球拍,女式睡衣到浴室套装(全从中国进口)应有尽有的超市里,我亲眼看见一位女士在付款台剥开11万朝鲜元的纸钞,吓了我一跳。后来我意识到,在付款台背后一个隐秘的窗口里,她(灰色市场)的汇率是8000朝鲜元兑一美元。我只花几美元就能买到一杯(危地马拉进口)咖啡——她也是。但对于与我聊过的一位大学讲师而言,如果把他挣的朝鲜元按照官方汇率换算,他一个月的工资都买不起一杯咖啡。难怪他不记得上一次与女孩子约会是什么时候了。他说他非常感谢政府通过居委会分发物资,让人民收入这么低也能过日子。但是可获得美元的人能买到便宜的咖啡,酒,寿司,牛排和汽车,他们与其他人之间收入的鸿沟比大同河更宽。我演讲的参与者中许多人瘦得皮包骨(尽管女人衣着非常得体)。我无法得知他们午餐吃的是什么,因为我们共同进餐是被禁止的。

毫无疑问,这场研讨会的参会者是享有特权的精英阶级的一部分——尽管特权也不是很大。他们在晚春季节还穿着厚厚的冬大衣,是因为这个大讲堂就像一个岩洞,整场讲座都坐着的话,确实会感到寒冷刺骨。只有我能得到一个隐藏在讲台背后的小型加热器。有一名听众没有意识到我有这个特殊待遇,上前告诉我,演讲时应该披上大衣。她还为我端上了一杯热茶。有些人则显得满腹狐疑,不愿意和我直接对话。因此她这微小的举动,让我感觉特别感动。

参加的听众一点都不像讽刺朝鲜的作品中那样狭隘无知。在朝鲜的最后一天,我发明了一种游戏,让我们可以在会场讨论类似朝鲜这样的国家的经济问题,对象也不非得是DPRK。游戏里的这个国家叫做“天堂岛”,该国面临一场货币危机,通货膨胀猖獗、国有工业衰败,还与北部的邻国关系愈发疏远。这个国家可以是古巴,也可以是朝鲜。大伙被分成几个小组,寻找解决小岛问题的方法。他们接着需要任命一位发言代表,解释(最好用英语)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他们的回答足以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感到自豪。第一位发言的女子建议国企私有化,以提高硬通货,并通过培养竞争来改善企业效率。她的小组提出通过提高利率来吸引外部投资。他们认为依靠时间可以减轻经济紧缩对劳动力的影响。另外一个小组建议通过把原材料转化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终产品,以此增加原材料的价值。第三个小组提倡引入多国机构帮助人民渡过经济紧缩时期。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至少,我震惊于他们能如此轻松随意地把这些观点说出来。后来一位年轻人走近我,开玩笑道:“我从来没有想过管理自己的国家这么好玩。” 这类互动可以警醒我们,即使是朝鲜这样的无赖国家,与人面对面的交流不仅颇具价值,还有很多开发余地。任何(能上互联网的)人都可以访问Choson Exchange的网站。.

*我访问朝鲜的时间是三月下旬,但因为内容的敏感性,发布这篇文章延后了几个月。

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悠悠万事97 2013-6-29 13:51
Guides, with carefully planned itineraries, usually go to great lengths to avoid accidental brushes with ordinary North Koreans, whether they be women selling clothes or maize in the local fly-by-night “frog markets”, or men drinking in local bars. 因为向导地会谨慎地规划你的行程,通常不惜绕远路也要避免你意外接触普通朝鲜民众,不管是当地无诚信的“青蛙市场”里卖玉米和衣服的妇女,还是酒吧里饮酒的男子,你都无法接触他们。

向导地会谨慎?Guide建议用“导游”
go to great lengths: 费尽心机
引用 Wesyman 2013-6-29 14:21
悠悠万事97 发表于 2013-6-29 13:51
Guides, with carefully planned itineraries, usually go to great lengths to avoid accidental brushes  ...

汤哥,我原来看过一个漫画,说到朝鲜的外国人,官方都会在他身边安排专员,到处如影随形的,也是对外国人行监督之责,译者在里边也是翻译为向导:见 http://bbs.tiexue.net/post_4853030_1.html
“导游”一词可能显得比较“善良”,你觉得呢?

引用 趙山河 2013-7-2 17:12
Not least, I was shocked at how freely and easily they were speaking out.  "Not least"翻成“至少”好像不对,翻成“尤其是”好些吧?

查看全部评论(3)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17-10-22 07:06 , Processed in 0.12723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