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亚非拉 查看内容

[2013.06.15] 政府军站稳脚跟

2013-6-21 08:43|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40782| 评论: 0|原作者: Wesyman

摘要: 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和他的军队又赢得了新的命数
叙利亚内战

政府军站稳脚跟

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和他的军队又赢得了新的命数

Jun 15th 2013 | DAMASCUS |From the print edition



在叙利亚政府控制的大马士革中部一个检查站,混凝土砌块上涂着叙利亚国旗,还张贴着巴沙尔-阿萨德的肖像,一位路过司机向执勤的士兵打招呼道:“Ya Ghali”。在战争开始之前,首都人从不这样彼此招呼,但现在已经成为检查站的标准问候方式了。“Ghali”是“珍贵”的意思,是阿拉维派位于海滨地区的故乡的用法,阿萨德正是出自该教派。该现象说明了两点:一是此地由叙利亚总统控制,二是尽管阿萨德政权向来标榜为“全叙利亚人民的国家”,但目前政府军很大程度上已缩水为单一教派的军队,不过仍是全国最强的军队。

这可能是不好的预兆。在过去27个月的冲突中,实力的平衡一直在政府军和反对派之间摇摆不定,但政府军6月5日从反对派手中夺下古赛尔镇,更让人感觉阿萨德最近取得了优势。反对派仍然控制着该国东部和北部的大片地区,并且继续与政府军在西部的人口枢纽:大马士革、霍姆斯和哈玛的郊区发生冲突。但几乎所有城市的中心都紧紧掌握在阿萨德手中。阿萨德决心声张自己的控制权,他表示,如果需要的话,愿意把反对派控制的城镇夷为平地。

在古赛尔陷落之后,媒体报道流传着一种猜测,政府军可能会进攻北部商业枢纽阿勒颇以巩固战果,这种城市自从去年夏天以来一直在反抗。这些报道可能断言过早,但政府军队确实向北派出了增援。现在出现了传言,称阿萨德也在试图与东北部省份哈萨卡的库尔德人领袖达成某种协议,去年政府军从该省份战术性撤回了大量部队。现在大马士革的军官重新焕发了自信(尽管得意过头了),声称很快会有能力从反对派手中夺回东部省份。



仅一年前,那时阿萨德的皇位看似摇摇欲坠。在与反对派战斗中大量损失军事人员以外,他的政治反应也是丑态百出。他的转运可以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伊朗在黎巴嫩扶持的政党兼民兵组织)的支持。大马士革居民声称,伊朗帮助叙政权思考战略,而真主党训练阿萨德的军队如何进行城市战。一支6万人的训练有素的国防军(计划扩充至10万人)弥补了常规军的弱点。由于政府军队逐步裁减,筛选出一批忠实的骨干力量,叛变现象缓解了,军队士气也已上升。

在这样的情况下,日内瓦暂定在下月召开的和平会议正愈发显得希望渺茫。一方面,叙利亚全国联盟,作为反对派的主要政治前线,拒绝在政府军进击未停时出席会议。另一方面,在取得战果的阿萨德更不可能愿意妥协、

在西方和海湾地区的反对派支持者会发现,在死亡了至少8万名叙利亚人、毁灭了这么多村庄和城镇后,阿萨德的运势不降反升,这现实的苦果实在难以下咽。阿萨德依旧权力在握,对美国而言更厌恶看到的是,这场地缘政治起义的本质正愈发演变为一场教派之争,争斗双方是反对派背后的逊尼派与阿萨德背后的什叶派。因为美国想要遏制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影响力,而这两者恰恰在这场教派之争中得到了促进,因此美国才如此不悦。因此美国官员声称,他们会更紧迫地研究是否应该武装反对派的问题。英法两国上个月迫使欧盟终止对叙武器禁运,也是如此。

但是为反对派提供武装也不是简单可以决定的事情。如果反对派获得更多武器,阿萨德的伊朗和俄国盟友可能会以牙还牙,从而导致至少在短期内,战事的暴力程度升级。而且,反对派的战士处于守势,仍然缺乏一套体面的指挥控制架构。很难保证外界的武器不会落入极端圣战组织的手里。

另外,反对派也在失去支持,部分是因为政府一定程度上成功激发了民众对某些教派的恐惧。6月9日一位14岁男孩据称因侮辱先知穆罕默德而被阿勒颇的圣战份子处死,许多一开始同情反对派的叙利亚人看了这则报道后感到惊恐不已。受压迫的逊尼派6个月以前还是反对派的主要成分,现在他们可能会重新考虑考虑。来自大马士革贫困郊区的一位妇女表示,“我恨政府,但是如果一定要选择的话,或许我更愿意受他们统治,而不是反对派。我对这些暴行已经厌倦了。”

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对反对派的支持也吓到了很多叙利亚人。“现在这是一场发生在叙利亚的战争,而不是叙利亚人之间的战争,”首都一位持异见的艺术家如是说,“我不相信海湾国家的支持者对我们获得民主有任何兴趣。”与国外的反对派不同,无论多么不切实际,许多大马士革人都把希望寄托在日内瓦的会议上,希望会议能劝说政府把权利分出,并结束这场战争。

但反对派控制地区的人民的感伤情绪更甚。许多人失去了太多太多,以至于别说现政府继续存在,就连权利分享的过渡政府形式都是不可饶恕的。南部城镇塔法斯每天都会遭到炮击,当地一名男子表示,“我宁可混乱再持续几年,也不愿生活在他们的统治之下”。负责民族和解的政府部长,阿里-海达尔对政府帮助哪些生活遭到暴行影响的居民的努力引以为豪。但大马士革街头的闲言密语,以及政府不断逮捕居民,让人不由得回想起前任总统兼现任总统父亲的哈菲兹-阿萨德在位时更黑暗的时代。联合国认为叙政府犯下的罪行依然远甚于反对派。

如果说反对派还想有胜利的希望,他们需要在北部设立禁飞区保护他们的战果;还需要针对 阿萨德坦克和导弹防御的空中打击;以及先进的武器,比如用以对抗阿萨德的空军和重装甲的单兵便携式防空系统(manpads,肩射飞弹)。但巴拉克-奥巴马仍旧不乐意为反对派提供这些武器。

由于政府会发现夺回东部和北部失去的领土困难重重,叙利亚分裂成几个势力区、甚至几个小国(邻国黎巴嫩曾在1975-90年的内战中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已有过争论。事实上这个国家已经氛围三个部分。西部主要由政府控制的南北走向的轴心地区;反对派控制的东部和北部与西北部大部分地区;还有库尔德工人党的叙利亚分部控制的东北角地区。

大马士革的官员否认任何分裂的主张。阿萨德可能是希望通过把力量的优势保持到2014年,等选举如期举行,他就可以重塑自己的合法性。但这种提议反对派肯定是不会接受的。因此,这场磨损战(部分由代理人操控)似乎还会继续打下去,导致可怕的结果。到那时可能半数叙利亚人都搬走了。叙首都的清真寺塞满了郊区因房屋被摧毁而无家可归的难民。如今几乎没有叙利亚人相信光明的未来,也几乎没有人相信阿萨德会迅速滚蛋。

From the print edition: Middle East and Africa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1-12-4 21:36 , Processed in 0.06411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