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博客 查看内容

[2013.06.18] 巴西的街头抗议

2013-6-21 08:42|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53903| 评论: 6|原作者: denis2587

摘要: 民怨在街头喷发
巴西的抗议

民怨在街头喷发




Jun 18th 2013, 16:05 by H.J. | SÃO PAULO

始於六月六日在聖保羅針對公車票價上漲兩角(相當於九美分)的抗議活動,以令人震驚的速度,演變成巴西二十多年來最大的街頭抗議,當年公民走上街頭要求以貪汙罪名彈劾總統下台。第一波抗議遭聖保羅市民(paulistanos)解散,他們對於主辦單位「免費搭車」(Movimento Passe Livre)不表示同情,這是個目標不太務實的激進團體,爭取民眾免費使用大眾運輸工具。通勤族無動於衷,他們早已習慣在公車上擠沙丁魚,這下子甚至因道路封閉而更糟,失業者焚毀公車更激怒了他們。聖保羅的保守派報紙要求警察立即鎮壓。

所有一切在六月十三日改觀了,當天州政府不可理喻、缺乏訓練且野蠻的軍警將一場大致上和平的抗轉變成可怕的騷亂。許多影片(有些是記者拍的,更多來自參加者和旁觀民眾)顯示,佩戴名牌的軍警開始朝向抗議者和旁觀民眾,不分青紅皂白地丟擲震撼手榴彈和橡皮子彈,並在街上追逐獵殺走散的抗議者。汽車駕駛人因吸入胡椒噴劑和催淚瓦斯受困在混亂的馬路上。發現路上攜帶酒醋(可用來減少催淚瓦斯的功效)的示威者立即逮捕。幾名記者掛彩受傷,兩人在近距離遭橡皮子彈射中臉部,其中一人已被告知很可能一隻眼睛失明。第二天報紙輿論嘩然,出現了完全不同的聲音。

到了六月十七日,這場代號「酒醋」(V for Vinegar)行動或「沙拉革命」的示威抗議已經蔓延至十幾個州首府,包括聯邦首都巴西利亞。抗議目標也變得更多元化,遊行者要求減少貪污,改善公共服務及控制通貨膨脹。很多布條是在抗議為明年世界杯足球賽興建球場離譜的費用,巴西已經斥資卅三億黑奧,這是散年前南非世界杯足球賽全部費用的三倍,而且足球場只有一半完工。有一張標語寫著:「第一世界的足球場,第三世界的學校和醫院」。

參加遊行者也更多元化。估計在聖保羅約六萬五千人參加,與以前的抗議相比,這次更多女性、全家大小和中年人參加。州警察局長Fernando Grella Vieira當天稍早曾與主辦單位見面並同意開放一條路線;他曾下令軍警不得使用橡皮子彈並且旁觀,除非抗議變激烈。結果大致上非常和平,甚至充滿快樂。

其他城市的大多數遊行者也未發生嚴重暴力而順利結束,但在里約熱內盧抗議者和警察在馬拉卡納足球場外發生衝突,這座球場為了世界杯花了十多億黑奧翻修整建——距離上一次砸大錢今相隔六年。在里約發生暴力衝突絕非偶然,當地警察甚至以巴西標準來看都是動輒開槍和貪污的一群。在巴西利亞,一群示威者雖設法攀上國會屋頂,但當地警察的反應也很自制。

最近幾年英國、法國、瑞典和土耳其在表面上小規模爆發後也發生類似的升高衝突,這似乎與部分或全部以下因素有連帶關係︰政府鎮壓、年輕人高失業率、種族衝突、生活水準下降和遷怒移民。巴西則完全不同:巴西的民主政體是穩定的,年輕人失業率屢創新低。巴西種族主義潛藏在心裡,不會每日在街頭戰鬥——何況,大多數遊行者都是白人。過去十年已經看見國民生活水準在巴西歷史上出現了最持久的提升。至於外來移民,雖然他們也曾參與巴西的建立,但現在幾乎沒有,僅百分之O點五的人口在國外出生。

這並不代表巴西老百姓沒什麼可以抱怨︰他們繳納的稅金是除了已開發國家之外最高的(占GDP的三成六)而得到的公共服務品質卻非常低劣。暴力犯罪是地方性的;每個大城市的市中心都在販賣和吸食古柯鹼。聖保羅市中心領最低薪的工人,雇主不必負擔他們的車費(只有正式員工是強制負擔),他們必須支付全薪的五分之一,每天花上好幾小時在悶熱、擁擠不堪的公車內來回城市郊區。但這在貧富不均的國家也部是新鮮事——而實際上過去十年的經濟成長已經帶給這群社會底層者大豐收。

因此,為什麼是現在呢?通膨率最近攀高確實是理由之一,通膨開始吃掉了巴西絕大多數仍維持中等收入之老百姓的購買力,正如近年來消費信貸金額大暴衝已經超過他們負荷。公車票價已經三十個月沒上漲(市長通常選擇在市長改選年凍結票價,例如2012年,而今年一月里約和聖保羅兩位市長同意等待六月再調漲,以協助聯邦政府消化通膨數字)。事實上,聖保羅和里約的公車票價上漲幅度根本不符合這三十個月期間的通貨膨脹。但是公車票受到政府控制,不像其他用於住宅和食品的費用快速上漲。或許,公車票價只是代罪羔羊而已。

更廣義地說,巴西過去十年已經建立了龐大的中產階級——四千萬人民已經脫離絕對貧窮,但仍然只有受薪族免於倒退回到過去,而2009年是一半以上人口可以自認為是中產階級的第一年——正在與政府發展全新的關係。他們看見自己的生活水準和權利得到進一步改善,未來將會全力打拚不要在倒退回貧窮。而且中產階級正在覺醒他們的繳稅要與應得服務成正比,不再感激從巴西富人餐桌上偶然丟出的麵包屑。或許政府好大喜功興建令人炫目的新球場,才是逼使他們走上街頭的最後稻草。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denis2587 2013-6-20 04:29
@shiyi18
感謝老大,救了这一篇
引用 denis2587 2013-6-20 11:30
巴西民怨在街头喷发

Jun 18th 2013, 16:05 by H.J. | SÃO PAULO

始于六月六日在圣保罗针对公车票价上涨两角(相当于九美分)的抗议活动,以令人震惊的速度,演变成巴西二十多年来最大的街头抗议,当年公民走上街头要求以贪污罪名弹劾总统下台。第一波抗议遭圣保罗市民(paulistanos)解散,他们对于主办单位「免费搭车」(Movimento Passe Livre)不表示同情,这是个目标不太务实的激进团体,争取民众免费使用大众运输工具。通勤族无动于衷,他们早已习惯在公交车上挤沙丁鱼,这下子甚至因道路封闭而更糟,失业者焚毁公交车更激怒了他们。圣保罗的保守派报纸要求警察立即镇压。

所有一切在六月十三日改观了,当天州政府不可理喻、缺乏训练且野蛮的军警将一场大致上和平的抗议转变成可怕的骚乱。许多影片(有些是记者拍的,更多来自参加者和旁观民众)显示,佩戴名牌的军警开始朝向抗议者和旁观民众,不分青红皂白地丢掷震撼手榴弹和橡皮子弹,并在街上追逐猎杀走散的抗议者。汽车驾驶人因吸入胡椒喷剂和催泪瓦斯受困在混乱的马路上。路上发现携带酒醋(可用来减少催泪瓦斯功效)的示威者立即逮捕。几名记者挂彩受伤,两人在近距离遭橡皮子弹射中脸部,其中一人已被告知一只眼睛很可能失明。第二天报纸舆论哗然,出现了完全不同的声音。

到了六月十七日,这场代号「酒醋」(V for Vinegar)行动或「色拉革命」的示威抗议已经蔓延至十几个州首府,包括联邦首都巴西利亚。抗议目标也变得更多元化,游行者要求减少贪污,改善公共服务及控制通货膨胀。很多布条是在抗议为明年世界杯足球赛兴建球场离谱的费用,巴西已经斥资卅三亿黑奥,这是散年前南非世界杯足球赛全部费用的三倍,而且足球场只有一半完工。有一张标语写着:「第一世界的足球场,第三世界的学校和医院」。

参加游行者也更多元化。估计在圣保罗约六万五千人参加,与以前的抗议相比,这次更多女性、全家大小和中年人参加。州警察局长Fernando Grella Vieira当天稍早曾与主办单位见面并同意开放一条路线;他曾下令军警不得使用橡皮子弹并且旁观,除非抗议演变成暴力。结果大致上非常和平,甚至充满快乐。

其他城市的大多数游行者也未发生严重暴力而顺利结束,但在里约热内卢抗议者和警察在马拉卡纳足球场外发生冲突,这座球场为了世界杯花了十多亿黑奥翻修整建——距离上一次砸大钱今相隔六年。在里约发生暴力冲突绝非偶然,当地警察甚至以巴西标准来看都是动辄开枪和贪污的一群。在巴西利亚,一群示威者虽设法攀上国会屋顶,但当地警察的反应也很自制。

最近几年英国、法国、瑞典和土耳其在表面上小规模爆发后也发生类似的升高冲突,这似乎与部分或全部以下因素有连带关系︰政府镇压、年轻人高失业率、种族冲突、生活水平下降和迁怒移民。巴西则完全不同:巴西的民主政体是稳定的,年轻人失业率屡创新低。巴西种族主义潜藏在心里,不会每日在街头战斗——何况,大多数游行者都是白人。过去十年已经看见国民生活水平在巴西历史上出现了最持久的提升。至于外来移民,虽然他们也曾参与巴西的建立,但现在几乎没有,仅百分之O点五的人口在国外出生。

这并不代表巴西老百姓没什么可以抱怨︰他们缴纳的税金是除了已开发国家之外最高的(占GDP的三成六)而得到的公共服务质量却非常低劣。暴力犯罪是地方性的;每个大城市的市中心都在贩卖和吸食古柯碱。圣保罗市中心领最低薪的工人,雇主不必负担他们的车费(只有正式员工是强制负担),他们必须支付全薪的五分之一,每天花上好几小时在闷热、拥挤不堪的公交车内来回城市郊区。但这在贫富不均的国家也不是新鲜事——而实际上过去十年的经济成长已经给这群社会底层者带来大丰收。

因此,为什么是现在呢?通膨率最近攀高确实是理由之一,通膨开始吃掉了巴西绝大多数仍维持中等收入之老百姓的购买力,正如近年来消费信贷金额大暴冲已经超过他们负荷。公车票价已经三十个月没上涨(市长通常选择在市长改选年冻结票价,例如2012年,而今年一月里约和圣保罗两位市长同意等待六月再调涨,以协助联邦政府消化通膨数字)。事实上,圣保罗和里约的公车票价上涨幅度根本不符合这三十个月期间的通货膨胀。但是公车票受到政府控制,不像其他用于住宅和食品的费用快速上涨。或许,公车票价只是代罪羔羊而已。

更广义地说,巴西过去十年已经建立了庞大的中产阶级——四千万人民已经脱离绝对贫穷,但仍然只有受薪族免于倒退回到过去,而2009年是一半以上人口可以自认为是中产阶级的第一年——正在与政府发展全新的关系。他们看见自己的生活水平和权利得到进一步改善,未来将会全力打拚不要在倒退回贫穷。而且中产阶级正在觉醒他们的缴税要与应得服务成正比,不再感激从巴西富人餐桌上偶然丢出的面包屑。或许政府好大喜功兴建令人炫目的新球场,才是逼使他们走上街头的最后稻草。
引用 denis2587 2013-6-20 11:33
引用 denis2587 2013-6-20 11:44
本帖最后由 denis2587 于 2013-6-20 00:59 编辑


反对涨价
引用 denis2587 2013-6-20 11:58
引用 123219313 2013-6-24 23:11
but are still only one paycheck from falling back into it
这里 one paycheck 要怎么翻译呢

查看全部评论(6)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17-6-28 04:51 , Processed in 0.10326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