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博客 查看内容

[2013.04.22] 巴拉圭回到过去

2013-4-25 21:29|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40894| 评论: 5|原作者: denis2587

摘要: 巴拉圭大选
巴拉圭大选

回到过去


20130427_amp501.jpg

Apr 22nd 2013, 19:58 by H.J. and M.L. | ASUNCIÓN

巴拉圭百姓曾經嘗試政權輪替,後來發現期望過高。從四月廿一日大選的開票結果可以得到結論,紅黨總統候選人卡諦斯(Horacio Cartes)囊括四成六選票,擊敗拿下三成七選票的自由黨候選人阿雷格里(Efraín Alegre)。在2008年之前,紅黨曾經未間斷地在巴拉圭連續執政六十一年(其中包括獨裁者史托斯納爾將軍Alfredo Stroessner掌權長達卅六年;自由黨在那之後以聯合政府方式參與執政。初步開票結果顯示,紅黨也在國會改選取得勝利。左派政黨大陣線(Frente Guasu)的總統候選人Aníbal Carrillo只拿下百分之三選票,該黨在2008年推出的候選人魯戈(Fernando Lugo)因取得自由黨支持才贏得大選。

在競選口號「巴拉圭的新方向」(Uno Nuevo Rumbo para el Paraguay)下,卡諦斯非常成功地將自己營造成為推動改革的候選人。他承諾與紅黨過去執政令人詬病的政治利益交換(clientelism)和貪污劃清界線,並建立一個與企業友善的政府,讓巴拉圭擺脫目前在南美洲的夾縫地位︰仿冒者、走私者和販賣毒品者的安全避風港。身為巴拉圭最有錢的人之一(他擁有香煙製造商、銀行、畜牛牧場和汽水工廠)和政壇新入(他從未投過票,而且直到2009年才參加紅黨),卡諦斯似乎說服了選民,他的經商能力將彌補政治經驗的不足。競選期間,身邊幕僚盡量讓他遠離媒體記者——這招很聰明,本月初有一次罕見的電台專訪差點功虧一簣。他在專訪中將同性戀者比擬成「猴子」並大罵同志結婚不成體統,還說假如自己的兒子要與另一個男人結婚,他會在「婚禮上」開槍自殺。

紅黨的新方向究竟可能涵蓋什麼,也一直未對外公開。記者本人在大選前與卡諦斯邀約專訪遭拒,但曾與他的幕僚群談及巴拉圭基礎設施的願景。這是一個重要主題,目前大多數基礎設施還在不穩定的危險狀態。在首都亞松森,第一場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因停電而兩度中斷——即使巴拉圭是全球最大的水力發電生產國之一。令人失望地,紅黨的計畫似乎只是一份PowerPoint簡介,列舉要興建公路、港口、機場和大眾運輸系統,但即使治理效率最佳的政府也很難在短短五年任期內完成。在巴拉圭,這些計畫更難有實現的機會。

卡諦斯缺乏行政經驗或演講口才不佳,不是他站在舞台上一直不苟言笑的唯一原因。他面臨很多關於自己過去的尷尬問題。一九九O年代,他曾涉嫌因外匯欺詐而坐牢一段時間(他從未被定罪)。2000年,警方發現一架裝載古柯鹼和大麻的飛機出現在他擁有的土地上(他的助理解釋這架飛機是因機械故障而迫降,與他毫無關係)。維基解密(Wikileaks)在2011年公布一份電報,顯示美國政府懷疑他洗錢和涉及毒品交易(他的助理解釋假如這項調查已發現任何證據,美國政府早就展開某些動作了,因此卡諦斯可以被認為是毫無瑕疵的)。巴西國會曾指控他和其他巴拉圭香菸製造商供應巴西的龐大黑市︰巴拉圭一年生產四百五十億支香菸,幾乎是巴拉圭國民消費和合法出口總和的十倍。

更正面的意義上,這次選舉也是巴拉圭邁向與鄰國恢復外交關係的重要一步。去年六月,自由黨與神賦出身的左派總統魯戈絕裂,並在國會取得紅黨支持彈劾魯戈,強迫魯戈下台,並讓自由黨籍副總統佛朗哥(Federico Franco)接任最高職位。這個過程,雖快如閃電(從提案彈劾到佛朗哥宣誓就職不到二天),但完全合乎憲法。史托斯納爾長期統治導致了巴拉圭1992憲法的起草人授與國會這種解雇老闆的概括性權力,正常情況下只會發生在議會推選產生首相的內閣制國家,不會發生在直選總統的總統制國家。

但是,巴拉圭守舊派驅逐威脅他們私人利益的社會改革者,讓鄰國也看不下去。在巴西的教唆下,區域貿易集團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中止了巴拉圭的會員資格,所持理由是「破壞民主秩序」。當南方共同市場立即接受多年來曾試圖加入的委內瑞拉邀訪,這個崇高理由有些站不住腳。過去的唯一障礙是巴拉圭國會拒絕批准委內瑞拉加入——由於巴拉圭遭停權,可以無視於這個要求。上週日選舉結束後,巴西外交部長Antonio Patriota表示,巴拉圭或許可以在卡諦斯八月份就職前後重新加入成為完全會員——假設巴拉圭國會先批准委內瑞拉的會員資格。

魯戈遭彈劾下台的導火線,是未能妥善處理造成十七名警察和鄉下農民喪生的入侵土地案。但自由黨和紅黨幾個月來一直在尋找甩掉他的藉口。「自由黨背叛了我們」,現在Aníbal Carrillo表示。自由黨反駁,魯戈是一位無能的領導人和管理者,一直未提供在自己聯合政府內的盟友適當尊重。今年選舉,自由黨改與歐威多(Jorge Oviedo)建立的Unace政黨結盟,軍方將領出身的歐威多過去曾領導政變,今年二月在直升機墜毀意外中喪生。Unace群龍無首,面臨亡黨困境,而自由黨希望藉由歐威多遺眷發表聲明,讓Unace死忠支持者可以團結在自己的候選人周圍。相反地,很多Unace黨員似乎已跳槽至紅黨,早期Unace也是從紅黨分裂出來。這筆政治交易帶來指控,自由黨藉由快速通過以超高價購買Unace大老之一擁有土地的政府採購案換取該黨支持。

在佛朗哥執政下,自由黨確實進行了一些改革——包括擴大稅基。在南美洲,僅委內瑞拉的稅負低於巴拉圭占GDP總值的百分之十三點五,而委內瑞拉有石油收入填補缺口。稅率高度遞減,五分之四發生在民生消費上。缺乏收入,加上政府效率不彰和貪污腐敗,皆是巴拉圭基礎設施落後、欠缺社會安全體系和嚴重貧富不均的背後因素。但今年初,佛朗哥設法藉由國會推動徵收個人所得稅法令,該法已經在國會擱置多年。所得達最低工資的一百二十倍僅徵收百分之十稅負,簡直不痛不癢,這個起徵點要在2018年之前分階段降至最低工資的卅六倍。這些跨出一小步的進展是否會持續現在還言之過早。

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denis2587 2013-4-24 05:26
引用 denis2587 2013-4-24 05:51
引用 denis2587 2013-4-24 10:02
巴拉圭回到过去

Apr 22nd 2013, 19:58 by H.J. and M.L. | ASUNCIÓN

巴拉圭百姓曾经尝试政权轮替,后来发现期望过高。从四月廿一日大选的开票结果可以得到结论,红党总统候选人卡谛斯(Horacio Cartes)囊括四成六选票,击败拿下三成七选票的自由党候选人阿雷格里(Efraín Alegre)。在2008年之前,红党曾经未间断地在巴拉圭连续执政六十一年(其中包括独裁者史托斯纳尔将军Alfredo Stroessner掌权长达卅六年;自由党在那之后以联合政府方式参与执政。初步开票结果显示,红党也在国会改选取得胜利。左派政党大阵线(Frente Guasu)的总统候选人Aníbal Carrillo只拿下百分之三选票,该党在2008年推出的候选人鲁戈(Fernando Lugo)因取得自由党支持才赢得大选。

在竞选口号「巴拉圭的新方向」(Uno Nuevo Rumbo para el Paraguay)下,卡谛斯非常成功地将自己营造成为推动改革的候选人。他承诺与红党过去执政令人诟病的政治利益交换(clientelism)和贪污划清界线,并建立一个与企业友善的政府,让巴拉圭摆脱目前在南美洲的夹缝地位︰仿冒者、走私者和贩卖毒品者的安全避风港。身为巴拉圭最有钱的人之一(他拥有香烟制造商、银行、畜牛牧场和汽水工厂)和政坛新入(他从未投过票,而且直到2009年才参加红党),卡谛斯似乎说服了选民,他的经商能力将弥补政治经验的不足。竞选期间,身边幕僚尽量让他远离媒体记者——这招很聪明,本月初有一次罕见的电台专访差点功亏一篑。他在专访中将同性恋者比拟成「猴子」并大骂同志结婚不成体统,还说假如自己的儿子要与另一个男人结婚,他会在「婚礼上」开枪自杀。

红党的新方向究竟可能涵盖什么,也一直未对外公开。记者本人在大选前与卡谛斯邀约专访遭拒,但曾与他的幕僚群谈及巴拉圭基础设施的愿景。这是一个重要主题,目前大多数基础设施还在不稳定的危险状态。在首都亚松森,第一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因停电而两度中断——即使巴拉圭是全球最大的水力发电生产国之一。令人失望地,红党的计划似乎只是一份PowerPoint简介,列举要兴建公路、港口、机场和大众运输系统,但即使治理效率最佳的政府也很难在短短五年任期内完成。在巴拉圭,这些计划更难有实现的机会。

卡谛斯缺乏行政经验或演讲口才不佳,不是他站在舞台上一直不苟言笑的唯一原因。他面临很多关于自己过去的尴尬问题。一九九O年代,他曾涉嫌因外汇欺诈而坐牢一段时间(他从未被定罪)。2000年,警方发现一架装载古柯碱和大麻的飞机出现在他拥有的土地上(他的助理解释这架飞机是因机械故障而迫降,与他毫无关系)。维基解密(Wikileaks)在2011年公布一份电报,显示美国政府怀疑他洗钱和涉及毒品交易(他的助理解释假如这项调查已发现任何证据,美国政府早就展开某些动作了,因此卡谛斯可以被认为是毫无瑕疵的)。巴西国会曾指控他和其他巴拉圭香烟制造商供应巴西的庞大黑市︰巴拉圭一年生产四百五十亿支香烟,几乎是巴拉圭国民消费和合法出口总和的十倍。

更正面的意义上,这次选举也是巴拉圭迈向与邻国恢复外交关系的重要一步。去年六月,自由党与神赋出身的左派总统鲁戈绝裂,并在国会取得红党支持弹劾鲁戈,强迫鲁戈下台,并让自由党籍副总统佛朗哥(Federico Franco)接任最高职位。这个过程,虽快如闪电(从提案弹劾到佛朗哥宣誓就职不到二天),但完全合乎宪法。史托斯纳尔长期统治导致了巴拉圭1992宪法的起草人授与国会这种解雇老板的概括性权力,正常情况下只会发生在议会推选产生首相的内阁制国家,不会发生在直选总统的总统制国家。

但是,巴拉圭守旧派驱逐威胁他们私人利益的社会改革者,让邻国也看不下去。在巴西的教唆下,区域贸易集团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中止了巴拉圭的会员资格,所持理由是「破坏民主秩序」。当南方共同市场立即接受多年来曾试图加入的委内瑞拉邀访,这个崇高理由有些站不住脚。过去的唯一障碍是巴拉圭国会拒绝批准委内瑞拉加入——由于巴拉圭遭停权,可以无视于这个要求。上周日选举结束后,巴西外交部长Antonio Patriota表示,巴拉圭或许可以在卡谛斯八月份就职前后重新加入成为完全会员——假设巴拉圭国会先批准委内瑞拉的会员资格。

鲁戈遭弹劾下台的导火线,是未能妥善处理造成十七名警察和乡下农民丧生的入侵土地案。但自由党和红党几个月来一直在寻找甩掉他的借口。「自由党背叛了我们」,现在Aníbal Carrillo表示。自由党反驳,鲁戈是一位无能的领导人和管理者,一直未提供在自己联合政府内的盟友适当尊重。今年选举,自由党改与欧威多(Jorge Oviedo)建立的Unace政党结盟,军方将领出身的欧威多过去曾领导政变,今年二月在直升机坠毁意外中丧生。Unace群龙无首,面临亡党困境,而自由党希望藉由欧威多遗眷发表声明,让Unace死忠支持者可以团结在自己的候选人周围。相反地,很多Unace党员似乎已跳槽至红党,早期Unace也是从红党分裂出来。这笔政治交易带来指控,自由党藉由快速通过以超高价购买Unace大老之一拥有土地的政府采购案换取该党支持。

在佛朗哥执政下,自由党确实进行了一些改革——包括扩大税基。在南美洲,仅委内瑞拉的税负低于巴拉圭占GDP总值的百分之十三点五,而委内瑞拉有石油收入填补缺口。税率高度递减,五分之四发生在民生消费上。缺乏收入,加上政府效率不彰和贪污腐败,皆是巴拉圭基础设施落后、欠缺社会安全体系和严重贫富不均的背后因素。但今年初,佛朗哥设法藉由国会推动征收个人所得税法令,该法已经在国会搁置多年。所得达最低工资的一百二十倍仅征收百分之十税负,简直不痛不痒,这个起征点要在2018年之前分阶段降至最低工资的卅六倍。这些跨出一小步的进展是否会持续现在还言之过早。
引用 calebdongwei 2013-4-25 23:35
看到一个笔误,一个数字,是三十五。35 under a dictator, Alfredo Stroessner
引用 学学,学学 2013-4-26 00:50

查看全部评论(5)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17-6-23 18:25 , Processed in 0.18222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