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国际 查看内容

[2012.05.05] 神秘的贡沃尔集团

2012-5-13 08:27|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10646| 评论: 11|原作者: 乌龙水草

摘要: 国际社会十分关注全球原油市场一体化进程。当此之际,我们对最受克里姆林宫青睐的石油贸易商进行了分析
贡沃尔集团

神秘,神秘,还是神秘


国际社会十分关注全球原油市场一体化进程。当此之际,我们对最受克里姆林宫青睐的石油贸易商进行了分析
062 International - Gunvor.mp3
May 5th 2012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贡沃尔集团(Gunvor)在俄罗斯家喻户晓,在其它地方则籍籍无名,这或许正是他们希望的结果。贡沃尔集团是世界第四大石油贸易商,在其鼎盛时期,约三分之一的俄罗斯原油海运出口业务都由这家公司负责。我们怀疑贡沃尔集团有意压低俄罗斯原油价格。本刊对贡沃尔集团的乌拉尔原油(西欧和北欧混合原油)交易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压低价格这种策略可以使贡沃尔集团以便宜的价格购进俄罗斯原油,这样在理论上该公司就可以在国际市场上足价销售原油,赚取差价。

原油现货市场管理松散,所以贡沃尔集团这样的操作手段也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然而俄罗斯税收一旦降低,俄罗斯民众的利益就将受损,因为石油税收是人民福利的来源。此外,官方也加大了对原油现货市场的关注度。三月份,在20国集团(包括俄罗斯在内)领导人的要求下,国际金融市场管理论坛-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发布石油价格报告改革方案征集令,目的之一就是确保全球原油市场估价保持一致。如果我们的怀疑成立,贡沃尔集团的乌拉尔原油交易则会向世人揭示原油市场存在着非常严重的问题,极易遭受冲击。

贡沃尔集团是否如我们怀疑的那样操控乌拉尔原油价格只有他们自己心知肚明,他们肯定觉得这样的做法无可厚非。

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我们有怀疑的理由。在普京的支持下,贡沃尔集团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俄罗斯举足轻重的石油贸易公司。普京三月份当选俄罗斯总统,将于下周就职。在俄罗斯举行总统大选之前,反对派示威者指责贡沃尔集团从俄罗斯石油交易中牟利,该公司总部设在瑞士一事也成为批评的焦点。贡沃尔集团已经成为一个具有政治性敏感性的公司,而俄罗斯也很需要把产出的石油卖个好价钱,在这种情况下,普京有必要查一查乌拉尔石油交易市场。

我们的调查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建立在公共数据基础上,有关数据显示,过去多年里,只要乌拉尔原油价格下降,不出几天或者几个星期,贡沃尔公司就会进行交易,这种情况多次出现。第二部分是我们进行的分析,结果显示贡沃尔集团采用这种方式在短时间内压低乌拉尔原油价格。第三部分则是要弄清楚贡沃尔集团采取如此策略的目的何在。

俄罗斯每天大约出口原油五万桶,大部分都是乌拉尔混合原油。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Surgutneftegaz)及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这些开采商就是销售商,他们把原油出售给希腊石油公司(Hellenic)、克罗地亚国家石油公司(INA)以及壳牌(Royal Dutch Shell)和道达尔(Total)的炼油厂这样的欧洲炼油商。而介于买家和卖家之间的就是石油贸易商,比如说嘉能可(Glencore),维多公司(Vitol)和贡沃尔这样的公司。

收盘交易窗口

大部分乌拉尔原油现货交易都是在私下里进行,媒体也不会进行报道。麦格劳-希尔传媒公司(McGraw-Hill)旗下普氏能源资讯(Platts)负责制定原油牌价。普氏能源资讯每日公布原油市场报告,内容涵盖当日最值得关注的出价,报价和交易信息,是一份有代表性的原油市场资讯摘要。

普氏能源资讯根据其系统上公布的出价、报价和交易信息来制定每日原油价格。普氏报告员定价时可以把全天任意时间的交易作为参考,但只有在最后半个小时开市时间内的交易作数。伦敦时间每天下午4:30分整闭市,当天的原油价格就在这个时间确定。伦敦时间下午3:45分之前,普氏能源资讯会邀请交易各方公布出价以及公布供出售的原油信息,过时将不再接受任何出价和报价。从下午四点开始,交易各方会在最后半个小时内通过交易窗口进行交易,普氏能源资讯则观测所有交易。然后,按照他们对原油市场的了解,以及成交价格、出价和报价来确定当日的原油价格。

这种名为收盘交易的系统有很多益处,不仅采用正规机制在每一天同一时间确定价格,免去了完全依靠报告员的主观印象,四处打电话通知他人交易合同的消息,还让买卖双方联合起来,加入到定价过程中来。如果全天都采用均价交易,就会出现下跌时价格过高和上涨时价格过低的情况,收盘交易体统的出现则避免了这一不利之处。

普氏能源资讯随时做好准备对付那些不打算真正交易的公司。如果报告员发现某项交易意图操控价格,或者不能代表价格走势,他们就有权不按照这些出价、报价和交易来确定当日原油牌价。普氏能源资讯称,没有证据显示贡沃尔或其他公司意图左右乌拉尔原油市场价格。普氏能源资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以我们之见,按照普氏能源资讯收盘交易体统的估价交易方法,任何个别公司都不可能有能力左右市场。” 普氏能源资讯认为,有意愿的买卖双方之间会有预防措施,市场上也存在正规的交易动态,这样就会形成一种“自然的制衡原则”,那些扰乱市场价格的交易就会无处遁形。

不过所有系统都有可能被人利用。乌拉尔原油只是一个小市场,每日普氏原油市场报告只对报价的一批货、有购买意向的一位买家以及或者一项完整的交易起作用。我们认为,事实正好与普氏能源资讯的信誓旦旦相反,在这样一个市场上,贸易商完全有可能左右收盘交易价格。爱德华•奥斯特伍德(Edward Osterwald)顾问代表本刊根据每日普氏原油市场报告公布的公开数据对贡沃尔集团的交易活动进行了研究。奥斯特伍德是一位石油专家,在中欧和俄罗斯原油交易方面有着多年的经验。这次研究工作自2005年1月也就是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收购尤甘斯克油气公司(Yuganskneftegaz)不久后开始启动,于2009年5月底结束,此时本刊与贡沃尔集团的诽谤官司还在审理当中(最后庭外和解)。我们使用了某些统计测试来总结数据。

通过普氏收盘交易窗口,贡沃尔集团几乎只对外报价和出售原油,他们不在现货市场进行购进原油,而是与俄罗斯石油开采商签订长期标单合同买入原油,因此他们原油储备充足,可供销售。他们在交易窗口出售原油时都是集中进行,一般都会持续几天。贡沃尔集团通常都碰巧在乌拉尔原油降价时进行集中出售,这有别于其他公司的交易活动,从而引起本刊注意。

从表面上看来,贡沃尔集团的这种交易模式非常奇怪,因为像他们这样的石油贸易商往往都喜欢低价买进高价卖出。然而该公司的交易活动通常都会在短期内压低现货交易价格。

在为期四年五个月的分析期间,每日普氏原油市场报告共刊载了1218项根据普氏估计进行的出价、报价和交易信息。其中412项涉及到贡沃尔集团,不仅比其他交易商多出两倍多,而且比平均水平高出将近九倍。这与其作为原油市场最大贸易商的地位息息相关。但要记住,普氏收盘交易估价囊括的特别出价、报价和交易信息,仅仅是交易双方愿意公开的信息。像美孚(Exxon Mobil)这样的公司就很少在普氏交易窗口交易。贡沃尔集团的原油交易则大多在交易窗口进行。

玩转“收盘交易”




这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贡沃尔集团在交易窗口中进行的几乎都是原油出售和报价业务(见图表1)。在这四年五个月当中,贡沃尔集团共在交易窗口出售和报价399次,出价或购买原油的次数仅有13次。换句话说,这期间内在窗口进行的一半原油出售交易和四成的报价均由贡沃尔集团完成。相比之下,贡沃尔集团买入原油的比例只占3.1%,而出价只占0.7%。

贡沃尔集团报价的分布时间并不稳定,而是集中在某个时间段进行。2007年一年,贡沃尔集团交易活动集中在13个时间段进行。奥斯特伍德表示:“贡沃尔集团的交易活动通常都会压低价格,正常销售商都是以盈利为目的,而这种做法则截然相反。”奥斯特伍德为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Arthur Andersen)中东欧、中东、印度和非洲原油和天然气部主任。

乌拉尔原油的现货交易价格按照“布兰特原油现货和远期价格”估算。布兰特原油价格在北海布伦特原油远期交货价格基础上确立,世界大部分原油交易价格都以此为指标。乌拉尔原油含硫量和重烃含量较高,往往不受炼油商欢迎,所以其交易价格往往低于布兰特原油的价格。价差大小才是乌拉尔原油的定价真相。

2007年贡沃尔集团共出现13次交易窗口集中交易,每日普氏原油市场报告显示,其中11次交易期间,乌拉尔原油价格出现下跌,与布兰特现货和远期价格呈相反趋势。有十次贡沃尔集团的交易信息没有纳入普氏定价机制时,乌拉尔原油就出现了反弹趋势。



在某个市场内,如果价格长期维持稳定,每日价格上涨的幅度和次数应约等于每日价格下降的规模和次数。这一理论同样适用于乌拉尔原油市场。然而,分析显示,贡沃尔集团交易模式的效果可以预见(见图表2)。贡沃尔集团在交易窗口的集中交易时期内,其中超过80%的时间里乌拉尔原油的价格都在下跌。而贡沃尔集团没有交易的时期里,有75%的时间乌拉尔原油的价格则会上涨。

就在我们四年五个月的观察期即将结束的时候,也就是在2009年三月,贡沃尔集团的交易模式发生了彻底颠覆,这十分令人玩味。贡沃尔集团每通过交易窗口大量集中交易三次,就会在随后的两个月内买入原油,与布兰特原油价格挂钩的乌拉尔原油价格就会上涨。奥斯特伍德称,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贡沃尔集团在交易窗口内出价购买原油。我们不清楚为何他们的交易模式会发生改变。

我们仿佛是看了一本侦探小说的前半部分。贡沃尔集团很多交易都十分惹人注目,引起我们的怀疑,而这只是他们交易策略中的一部分。总之,贡沃尔集团会通过窗口交易,仅仅是因为他们有意为之。

如果是这样,贡沃尔集团的目的何在?这引出了我们调查的第二部分,我们把这个问题留给大家自行猜想。只有贡沃尔集团自己最清楚他们采用这种交易模式的原因。过去两年里,我们不断地要求贡沃尔集团就其交易模式给出解释。但是他们拒绝公开发表任何意见。因此,从现在开始,我们只好进行推理和猜测。

收盘交易窗口购物

乌拉尔原油交易业内人士就贡沃尔集团交易模式为我们提出了两点推测。第一,贡沃尔集团只是很简单地在追求商业利润,贡沃尔集团也曾这样说过。贡沃尔集团提出,他们在交易窗口中销售原油就是为了建立一个公平的指标价格,好在今后私下销售更大数量的原油时使用。在贡沃尔集团看来,普氏窗口买家集中,所以他们才急于在此脱手手中的原油。普氏能源资讯和贡沃尔集团均认为,乌拉尔原油价格受经济发展状况、天气、海运市场等多种客观因素影响。把一切都归咎于贡沃尔集团,根本是子虚乌有的罪名。按照这一说法,贡沃尔集团并没有打压价格,只是随行就市,在乌拉尔原油降价时出售原油,如果按兵不动则会出现更大幅度的降价可能。

也许事实如此,但我们仍然有所怀疑。我们有理由相信,乌拉尔原油价格下跌往往不是受到经济变化这些客观因素影响,而是由于贡沃尔集团入市交易所致。我们通过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统计分析方法对贡沃尔集团的交易进行了分析,这种方法可帮助我们甄别何为因何为果。来看看降雨和雨伞销量的两套统计数据就可了解该方法的工作原理。格兰杰检测法比较相关数据然后得出通常情况下是降雨为因抑或雨伞销量为因。在此我们很容易地就会发现,因为人们被雨淋湿,或者忘记带伞,商店的雨伞销量就会增加,因此,降雨是因,销售雨伞是果。

我们的统计分析结果显示,在技术层面,贡沃尔的交易活动是造成乌拉尔原油价格下降的原因,因为他们集中出售原油或对外报价时间都处在乌拉尔原油下跌之时。贡沃尔集团不愿留在疲软的市场内,所以他们就开始抛售原油。这就好像只要贡沃尔集团开始售油或对外报价,就是乌拉尔原油价格(与比布兰特原油价格呈反向趋势)开始下跌的信号。

或许贡沃尔集团利用客观因素来预测市场是否会出现下跌行情,这就好像明明阳光普照,有人还是按照天气预报的说法去买雨伞。只是无论是出售原油还是报价,贡沃尔集团都不允许其他公司介入。不论是其他原油市场价格坚挺,抑或是贡沃尔集团廉价销售,其他公司觉得他们按照这样的价格在交易窗口销售原油根本无利可图,贡沃尔集团都比其他公司更加急切地出售原油。



或许贡沃尔集团的分析师有他们自己的市场预测人员,这些预测员能够发现其他贸易商无法发现的客观因素。然后你可能会认为贡沃尔集团就会反其道而行之,在别人不会出售石油的时候在交易窗口中销售原油。若果如此,贡沃尔集团的预测人员肯真不称职。如你所想,他们也有对的时候,那就是一旦贡沃尔集团停止出售原油,往往就是乌拉尔原油价格反弹之时。确实如此,乌拉尔原油价格多半都会反弹:我们的分析中早就对这种格局有过专门表述(见图表3a和3b)。



在开始的三年半时间里,乌拉尔原油市场风平浪静。然而从2008年5月到2009年5月,乌拉尔原油市场出现总体下跌,与布兰特原油的价差从每桶五美元缩小到每桶一美元甚至更低。如果贡沃尔集团私下里进行过预测,那么他们对下跌趋势的预测往往都不准确。

如果这样分析贡沃尔集团的交易行为,那么贡沃尔集团随行就市的说法就不足为信。如果他们只是要为市场设立一个指标价格的话,结果却只是把价格压低。如果贡沃尔集团是在交易窗口中寻找合适的机会讨价还价的话,却得到一个没有竞争性的价格。如果他们根据客观因素来预测是否会出现下跌行情,却往往都错离谱。

一般情况下,贸易商不应该让别人看穿他们的意图,否则交易对手能够预测他们的策略,做出相反的判断。拿到好价钱是贸易商的技能之一。但是贡沃尔集团的手法却让他们按照预测以十分低廉的价格卖出原油,平白无故的赔钱。你可能会觉得贡沃尔集团就是实力雄厚,拥有大量原油以供出售,所以他们才要压低价格。不过市场很清楚贡沃尔集团到底有几斤几两。问题在于为何贡沃尔集团在交易窗口的表现总是这么差强人意。

由于对分析结果感到吃惊,于是我们请麦克•塞勒(Michael Sayers)对奥斯特伍德的研究结果进行重审。塞勒是伦敦洲际交易所旗下欧洲期货交易所(ICE Futures Europe)的前质量总监,是一位原油市场的监察专家。在他看来:“贡沃尔集团意识不到会赔钱简直匪夷所思,但是在分析期内,他们依旧乐此不疲地销售原油。正常的贸易商都知道,如果交易不符合利益最大化原则,就会有所调整。”但是贡沃尔集团依旧按照这样的方法出售原油。

假设不单单是贡沃尔集团经营不善的问题,就会引出我们的第二个观点(对贡沃尔集团更加不利):贡沃尔集团明知会压低价格还是乐此不疲。如果一家公司低价出售原油,他们如何获利呢?这就是我们分析的第三部分。商品交易具有私营属性,除非拥有调查权的官方部门介入,否则交易都是投机性。

是时候仔细调查了

理论上,如果能够提前预测乌拉尔原油与布兰特原油的价差在短期内将扩大,就会有很多途径从中获利。贡沃尔集团或者其有关方面可以在期货市场上进行交易,虽然你当时可能会希望贡沃尔集团的交易对手最终能认识到在乌拉尔原油市场上很难赚到钱。又或者,贡沃尔集团可以在其他原油现货市场上交易,这些市场的预期价格与乌拉尔原油价格挂钩。

贡沃尔集团不光是利用普氏乌拉尔原油交易窗口出售原油,对于与俄罗斯签订的长期原油交易合同,他们还根据牌价来确定该支付多少金额。举例来说,据路透社(Reuters)2008年3月报道,贡沃尔集团与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签订了一份为期六个月的招标合同,而价格则按照布兰特原油价格减去普氏乌拉尔原油价差之后的价格签订。

或许贡沃尔集团可以通过压低普氏乌拉尔原油价格来得到原油公开招标合同,然后在报价的时候大幅加价,因为他们十分确定,一旦普氏乌拉尔原油价格上涨,他们还是会赚到钱。又或者贡沃尔集团按照较低的普氏估价来降低购进成本,等到市场反弹的时候再以足价出售。俄罗斯原油出口税率在某种程度上是根据每月原油均价制定。压低乌拉尔原油价格,贡沃尔集团就可以少上税。

贡沃尔集团或许可以指出他们在某天购进某批次俄罗斯原油、又在公开市场上卖出其他批次原油。照这样看,他们从压低购买价获得的利润就会在出售原油的时候化为乌有。是否贸易商的卖出价比买入价还低也能赚到钱,这才是至关重要的问题。此外,并非在买入当天就确定原油的卖出价。如果原油整月交货价能够固定在这个月前两周的普氏均价上,贸易商才能开始获利。

贡沃尔集团交易量巨大,因此大可不必把他们交易的原油价格改变几分钱来获得合理回报。在我们为期四年五个月的观察期内,每桶只要多赚25美分,就意味着能有2亿多美元的收入。

对于贡沃尔集团的交易模式,本刊给出两种解释,一是为了赚钱,二是试图压低乌拉尔原油的市场价格。贡沃尔集团拒绝承认操纵市场,普氏能源资讯也不承认我们的统计分析对他们“精密的市场观察和分析”来说起到补充作用。然而,若果第二种解释成立,原油的指标价格已被扰乱,而俄罗斯的纳税人则要眼睁睁地看着巨额钱财流入日内瓦。

国际证监会组织指出,像乌拉尔原油这样的现货市场是各类原油交易合同的参考标准,因此,不仅会对那些石油衍生产品市场产生重要影响,金融市场以及世界经济都会受到严重波及。在我们看来,普京和国际证监会组织该是时候对乌拉尔原油市场进行调查了。

奥斯特伍德现就职于管理与诉讼咨询公司法维翰 (Navigant)。
1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atgc 2012-5-11 11:35
看一篇好文章,觉得比学一门课收获都要大
引用 blackjacky 2012-5-27 15:39
翻译得不错
引用 jalina 2012-6-4 16:36
hard work,thanks
引用 lunasanger 2012-6-20 21:58
这么长!!楼主辛苦了!
引用 1000127414 2012-7-4 12:52
楼主辛苦啦!
引用 jiangj035 2012-7-10 07:43
好长
引用 淡漠如烟 2012-7-19 12:57
引用 lord_loro 2012-8-6 11:09
Russia’s revenues 指的是卖油收入吧,不能直接说成税收

which founds our suspicion that Gunvor intended to drive the price down temporarily in this way
重点在found 第二点是我们的分析,用以支撑我们对Gunvor故意拉低价格的怀疑

European refiners such as Hellenic and INA and the refining arms of oil companies such as Royal Dutch Shell and Total
微调:Hllenic和INA这样的炼油厂以及shell和total这些石油公司的炼油部门
引用 lord_loro 2012-8-6 15:39
Urals is a thin market in which the typical day’s Crude Oil Marketwire features only one cargo on offer, one buyer that has expressed an interest, or one completed trade
微调:urals 是个小市场,体现在它的typical day's oil marketwire只由一份报价..构成。
对。。起作用是另外一种意思。

此时本刊与贡沃尔集团的诽谤官司: 那时

Gunvor almost only offered and sold oil in the Platts MOC window
原译可能会造成歧义,似乎G只卖不买,建议改为G只在MOC窗口报价和卖油

started its burst of selling and offering cargoes before the market turned down.
before,所以不是之时,而是之前

Rarely did a falling market lead Gunvor to start selling.  这是对前一句的补充。
很少出现油价下跌导致G卖油的情况。

And in the 12 months to May 2009 there was an overall bull market for Urals,
bull market 牛市怎么会疲软
引用 tan 2012-8-21 17:06
翻译的真棒。
引用 gca2025695 2012-8-22 10:00
lord_loro 发表于 2012-8-6 15:39
Urals is a thin market in which the typical day’s Crude Oil Marketwire features only one cargo on o ...

bull market 应为牛市,是指行情上涨,估计译者是“智者千虑", 也难免有所失误所致吧。

查看全部评论(11)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0-10-21 09:11 , Processed in 0.08057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