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欧洲 查看内容

[2011.06.28] 希腊的痛苦:我们成什么了?

2011-7-6 09:55| 发布者: Somers| 查看: 3856| 评论: 2|原作者: klavier

摘要: 有些希腊人对自己瘫痪腐败的国家感到愤怒。另一些人只想美好时光重返

希腊的痛苦

我们成什么了?

有些希腊人对自己瘫痪腐败的国家感到愤怒。另一些人只想美好时光重返


Jun 30th 2011 | ATHENS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他们受到了警告。正如希腊300位立法委员所讨论并最后通过的,国际社会支持的金融救援计划却存在许多明显缺点,比如,它会把痛苦加诸到早已纳税的倒霉企业和公民身上,以此补贴那些没有纳税的企业和公民。一些声明指出了对世界说“不”可能带来的可怕后果,言犹在耳。

18位希腊经济学家(主要是散居在海外的学术界希腊人,摒除了任人唯亲分子和扰乱校园生活被开除的捣蛋分子)组成的小组列出了希腊选择自给自足可能带来的某些后果。所谓的自给自足,换句话说,就是希腊停止支付其债务并拒绝借助国外帮助把财政和行政搞好。这些后果包括公共部门的工资会大幅下挫,银行会崩溃,希腊也会多年无法涉足世界债券市场。此外离开欧元可能导致超通胀。

以直言不讳闻名的希腊副总理赛奥佐罗斯•潘加洛斯甚至把它提升到更加令人震惊的程度。如果希腊推拒准救星,并发行一种新货币,当地银行将被惊慌的储户围攻,军队不得不维持秩序。他接受西班牙的《世界报》采访时说,“商店会变空,有些人会跳出窗外。” (去年潘加洛斯说,普通的希腊人和政治精英一样,浪费了大量放给希腊的贷款和补贴:“我们一起吃掉了它。”。这些话令一些同胞厌倦,也让另外一些同胞印象深刻。)

尽管这些警告听起来很可怕,可是本周在希腊那些随时准备拥抱变革的人和那些显然害怕变革的人之间仍然达到了很好的平衡,以致他们可能把整个议院拉下马,而不冒任何损害自身利益的风险。希腊报业之最《每日报》的编辑亚历克西斯•帕帕艾拉斯创造了一个术语“不愿者联盟”,用来形容倾向于阻碍改革的极左分子和超传统主义势力的阵营。正如他所指出的,绷着脸怀疑所有变革的公民人数现在增加了,因为希腊的中产阶级看到自己辛苦赚来的财产化为乌有。

另一方面希腊的确有思想现代化的选民:人们对相互关连的困境感到沮丧,这些困境包括司法系统故障,公务员贪污问题严重、腐败者逍遥法外。斯塔迪斯•谢奥多拉克斯是电视台主持人兼广受欢迎的网站www.protagon.gr创办人,他说他发现公众对主流政党也不敢拥抱的各项改革有浓厚兴趣,这些改革包括从放宽禁毒法到清理警察队伍。

神通广大的人有罪不罚的现象让人激愤,而本周希腊足球假球巨案的揭露让人感到满意。被捕的人中有两名俱乐部主席,因为警方说涉案卷宗已累计9万页,正被调查的有85人,牵涉其中的从球员到博彩业者都有。希腊文化体育部长帕夫洛斯•耶卢兰诺斯说,“足球界发生的事情与更广泛的希腊社会之间存在着直接联系。”

但愿希腊更广泛的困境就象下列问题一样容易摆正。比如国会议员争得不可开交,警察对外界的示威者动武,由于公共电力公司工人罢工两周而在全国范围内强制实行滚动拉闸限电。公共电力公司强大的特权工会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名列妨碍合理变革的名单榜首。受到罢工影响的还有恰逢讨论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的所谓中期救援计划,学校和医院也受到罢工影响。再比如航班由于空中交通管制堵塞而被打乱,由于希腊的共产主义工人运动组织全国劳工斗争阵线(PAME)的纠察游客登渡轮上岛受到阻止。

或许,对自信的希腊旅行社来说这只是小凹坑。旅行社说今年到希腊来旅游的人虽然不及到土耳其和塞浦路斯旅游的人数那么多,但还是略有上升。旅游热点爱琴海岛屿的人气仍然相当乐观,尽管紧急抛售俗丽新别居的势头上升引起了税务员的注意。然而,可以预料参观博物馆和雅典市中心古代遗址的游客吸收的唯有大量的催泪瓦斯。

不管是工会组织的,还是出自各种意识形态色彩的更自发的抗议者,都在议会附近露营。许多不满的人说他们是在向整个政治阶层示威;要不然至少也是向执政的社会党以及中间偏右的反对党示威。国会外一个横幅标语上问道,政治家们要把希腊卖“多少银子”。

如果这样的抗议意味着对该国的政治秩序所展现的成熟拒绝,那将是令人鼓舞的。正如社会学家尼科斯•莫则里斯所指出的,希腊的两大政党已沦为发放福利和政治恩惠的机器,其发放规模即使按地中海民主政治的标准来看也是惊人的。

除了目的在于避开短期灾难的经济计划,可以做任何事吗?希腊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已经提出宪法改革的思路,这次宪法改革将通过削减立法委员的人数以及修改选举制度来终止旧式的福利政策。如果这两项改革在公民投票中通过,将意味着帕潘德里欧成功地把公民吸引到拥戴他的国会议员头上了。这可能是他收回政治主动权最后也是最好的希望。

但是也有可能许多希腊公民对政治家感到失望,不是因为他们要丢弃旧式的福利制度,而是因为福利制度掏空了国库,现在无法为民谋利。如果潘加洛斯不偏不倚,人人都艰难度日,那么有些人可能仍迫切需要救济品。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希腊的命运(国内外)现在人们必须要担起处理政治饥饿的责任。

from the print edition | Europe


本文由译者 klavier 提供 点击此处阅读双语版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jinqu1 2011-7-5 13:53
第一段  As Greece...   这里的as  个人认为与 when 用法相同,即当.... 的时候。这时翻译为:
当希腊300名立法者讨论并最终通过....的时候,。。。。。。。 一些声明所称仍言犹在耳。

个人意见,欢迎指正我的文章,谢谢。
引用 蔚然猫 2011-7-6 16:25
第一段是个无比长的句子,建议把它调整一下语序,拆开了译。

比如译成:他们曾经受到过警告。当希腊 300 位立法委员讨论并最后通过一个国际支持的金融救援计划时,那些指出对世界说“不”可能带来可怕后果的声明仍然萦绕在耳边。这项国际金融救援计划存在诸多明显缺点,比如它会把痛苦加诸到早已纳税的倒霉企业和公民身上,以此补贴那些没有纳税的企业和公民。

这句话的主干貌似就是 pronouncements were ringing.

供参考哈!

查看全部评论(2)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17-6-26 21:40 , Processed in 0.18560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