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国际 查看内容

[2011.06.02] 毒品政策

2011-6-12 07:56| 发布者: Somers| 查看: 4755| 评论: 5|原作者: bluedpiggy

摘要: 对待吸毒者的争执已有结论,现在的议题是毒品供给
毒品政策

供给和需求


对待吸毒者的争执已有结论,现在的议题是毒品供给


Jun 2nd 2011 | MEXICO CITY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麻醉剂自由化曾创造了自由思想者和嬉皮士。现在一个更冷静的群体在批评“禁毒战”。6月2日,全球毒品政策委员会呼吁使各种吸毒合法化,及从大麻制品开始的对毒品销售的合法管理行进实验。这一委员会成员包括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瑞士的前总统(Fernando Cardoso, Ernesto Zedillo, César Gaviria, Ruth Dreifuss);希腊首相 (George Papandreou);联合国前秘书长(Kofi Annan);以及来自美国的前国务卿(George P. Shultz)和前美联储主席(Paul Volcker)。

现行的禁止政策已经长达50年,要求重新考虑这一政策的人越来越多。正如报告中指出的,即使耗费数十亿美元及数千生命试图消灭毒品,其消费量却在持续增长。最近期的数据表明,1998年到2008年的十年中,全球的大麻服用量增长了8.5%,可卡因增长27%,鸦片增长了34.5%。2010年仅美国联邦政府就为毒品管制投入了150亿美金,其他公用事业支出也投入约250亿美金。

禁令带来了一些短期胜利却没有长期成果。1980年代当局将可卡因走私犯赶出了加勒比海地区,但他们却在墨西哥蹦了出来。他们对抗“缉毒警”的运动在过去五年造成了3万5千人丧命,也使其进入了中美洲地区更混乱的国家。危地马拉警方上个月在墨西哥边境发现了27具无头尸体,并认为是墨西哥“泽塔斯贩毒集团”所为。

安第斯山脉地区也发生着类似的走马灯似的更迭。1990年代毒品生产从秘鲁和玻利维亚被赶到哥伦比亚,而现在却以其他方式席卷回来。美国的可卡因服用量下降了,但在欧洲却在上升:拉美的贩毒集团改变了其出口策略(破坏了西非的部分地区,这正是在其沿线上一个便利的中途站)。

委员会支持保护吸毒者及节约资金的基本手段:比如提供干净的针头——这并不会使人们不再吸毒,却可以避免他们被感染。在早期就实行了这项“干净针头”政策的英国、德国、瑞士和澳大利亚,注射吸毒者中有HIV的比例低于4%。而法国的比例超过了12%,美国和葡萄牙则超过15%,这些国家是晚期才实行这一政策的。至今仍对此不甚积极的泰国和俄罗斯,这一比例约为40%。

如瑞士和荷兰所实行的提供处方海洛因的政策使人不再依赖于贩毒者,打破了毒品批发商和偶然吸毒者的联系,这似乎大量地减少了吸毒人数。西澳大利亚和葡萄牙使拥有大麻合法化,这对消费量并没有任何影响,却节约了大量资金(2001年,葡萄牙使各种毒品的持有合法化)。一项针对美国各州的研究认为执法力度与吸毒者数目之间并无联系。2004年英国将大麻列为不甚危险的毒品,其消费量随之锐减。(尽管如此,5年后英国政府还是重回老路。)

对使用者宽容些可以节约资金和生命。但拉丁美洲不少人担心如果只使得消费合法化将增加毒品需求量,却无助于减少罪犯的交易量。针对供应合法化的问题,委员会并没有多发表意见,只呼吁进行更多的合法管理模式及轻判少量级毒贩的“实验”。这对威慑如泽塔斯集团这一量级的毒贩全无益处。

毒品消费国在合法化的辩论中持反对态度,他们害怕使毒品更易获得将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增加对毒品的依赖度。而对诸如墨西哥这样危机重重的毒品中转国,这是值得考虑的赌局。墨西哥的前总统Vicente Fox已经在呼吁将毒品供应和运销合法化。

观点间的分歧可能会减小。由于毒品生产国越来越多地服用毒品而同时消费国的境内生产也在增加,生产国和消费国间的传统差别变得模糊了。南非的可卡因使用量不断上升,其平均终身服用率现在约与欧洲持平。墨西哥的服用率在2002年到2008年间翻了一倍,但仍低于美国的。同时,大麻种植在美国和部分欧洲地区成为大生意,而病毒可以在任何地方制备(虽然在执法力度较弱的地区相对容易些)。由于富国和穷国之间的毒品问题趋于一致,各国政府更有可能看法一致。

 
 
本文由译者 bluedpiggy 提供 点击此处阅读双语版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bluedpiggy 2011-6-9 03:53
P.S.: 不由地让我想起某些人提议的部分“性服务”合法化的建议……
引用 天各一方 2011-6-12 18:13
政府向来对毒品讳莫如深,现在竟可以提供针头,逐步放开?  

下有一疑,期盼楼主答复
America’s federal government alone spent $15 billion in 2010 on drug control; perhaps $25 billion more went in other public spending.
…… 毒品管制投入150亿美金,其他公用事业支出也投入约250亿美金。
   其他公用事业支出 指的是毒品方面的公共支出么?
引用 vajoy 2011-6-13 08:47
新建的经济学人QQ交流群!拒绝广告拒绝占位置 103971082  喜欢英语喜欢经济学人的朋友欢迎加入交流!
a new-bulit Q-group for ECOCNers,no ads,no place-waste,thx
引用 bluedpiggy 2011-6-13 09:58
回复 天各一方 的帖子

其他公用事业支出,我认为是美国除联邦政府外的其他各级政府在毒品方面的公共支出
引用 iam60cemt 2011-6-13 15:18
crytal meth不是病毒,是一种毒品,学名为甲安菲他明,一种兴奋剂,因为是结晶状的所以前面加一个crystal

查看全部评论(5)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0-10-21 09:54 , Processed in 0.05694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